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第七章 爱情是毒药还是陷阱 1【让飞猪爱上橘子头吧】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1

又轮我和小倩当班。

小倩还带着一个人,是个胖乎乎戴眼镜的学姐,很像机器猫。

小倩喊她“咪咪”。

小倩告诉我,咪咪是她的死党。

我跟小倩说;“昨天我听见广播里放朴树的带子了。”

小倩正翻找着一盘磁带:“什么?朴树,哦是的好象李茂买过一盘,质量特别差,属于质量不好的盗版带!”

我一笑――这里的带子几乎都是盗版的。

小倩似乎看清了我的心思,她朝着我和咪咪笑着说:“奥斯卡颁奖会上,有个明星开玩笑说,他很想来中国卖盗版碟发财。”

咪咪很快就跟我熟了,她问我:“那陈嘉洛是带你们班的喽?”

我使劲点头;“是啊是啊,他是我们班主任呢!”

我心想――也许有很多学姐都暗恋MR陈咧!咪咪也是吗?那小倩呢?

我和咪咪很谈得来,居然把小倩都撂在了一边。

我开始大胆地向咪咪打听一些事情:“听说你们班有人谈恋爱哎!”

高三(4)是文科班,早就听说他们乱浪漫的!

咪咪笑起来:“咳!我们都18岁了,恋爱那就是恋爱。不像你们――那叫早恋!”

切,16和18又有多大差别呢?哼哼――

“谈恋爱的人多吗?”我好奇地南宁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问她。

“不是太多,大家都想得比较实际――现在谈恋爱,毕竟是一件划不来的是事情。”

小倩走过来拍了一下咪咪的脑袋;“咪咪,你就别在这里毒害青少年了!”

咪咪也变得有点CRAZY起来:“你的小倩也有男哎!”

小倩气得去扭咪咪的脖子,还对我说;“别理这个疯子!”

我笑嘻嘻地说:“我都知道啦,是不是那天来的那个军人啊?他好帅哦!”

我又笑眯眯地说,我会为小倩姐姐保守秘密的,放心好了!

小倩说,“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呀,我才不会掉进去呢!”

我傻傻地问,掉哪里去呀?

小倩拧了拧我的脸蛋:“掉陷阱里去!”

为什么天下有那么多人喜欢拧我的脸蛋咧!

这时,有人轻轻地敲门,我一愣,小倩又飞快地跑去开门。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很熟悉――

原来又是那个军人大哥!

我和咪咪都乐乐地看着小倩笑,小倩装没看见我们的眼神,她很大方地对着站门口的人说:“进来呀,这里没人要吃你!”

那一刻,我几乎断定小倩已经和他在恋爱了――只有对自己的男朋友才会用这样的口气呀!

军人是进来了,可是脸红得要命,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似的。

他的合肥癫痫哪个医院好确很帅!

小倩对我说:“橘子头,我……”

我忙说;“小倩姐姐,你忙你的去吧,这里有我呢!”

咪咪在一旁嘻嘻地笑,小倩有点慌慌地对我说:“那好,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小倩还丢给我一块巧克力。

军人几乎是狼狈地逃出去的,因为咪咪在不停地笑。

他们走后,我很好事地对咪咪说:“咳,看起来他们是真的耶!”

咪咪也拧了我的脸蛋一下:“哟!你可真是人小心鬼。”

“不过,我知道,小倩是不会跟他好的。”咪咪蛮有把握地告诉我。

“你怎么知道?”我才不信呢,他挺好的!

“喏,你想啊,他是军人,后不定分到哪儿呢!小倩的目标是北外的外语系,有机会就出国,他们以后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呢?”

我有点发傻。

咪咪说:“哎!其实小倩真是太实际了,要是我,有了这样的男朋友……哎~~~ ”

我很想知道咪咪如果有了这样的男朋友会怎么样,可是她没说,只是叹了一口长气。

“那小倩干吗要跟他出去呢?”我有点不解。

“人家追她么,小倩又不想伤害他,所以才会这样的,其实小倩很苦恼的。”咪咪玩着手里的铅笔告诉我。

我不太明白――既然不喜欢他,就直接告诉他不小儿癫痫持续状态好么?

咪咪忽然神秘兮兮地问我:“你知道么,你们班主任和英语原来是一对哎!”

我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呀?我们原来也以为是这样呢!”

“什么原来以为,就是那样的!”咪咪肯定地告诉我。

“可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已经结婚了耶!”我疑惑地说。

“是啊是啊!”咪咪忽然把手里的铅笔一扔,凑近过来对我说,“那是因为你们英语老师原先在大学时就有一个男朋友,可是分到这里后,又喜欢上了陈嘉洛,她男朋友还特意从外地赶过来闹了一场呢,听说要自杀呢,吓死人了!”

“啊?”我听呆了。

“哎我今天跟你说的事,你可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哦!”咪咪慎重其事地对我说。

我忽然觉得她和游小吉好像哦!

“那后来呢?”我急着问。

“后来,你们英语老师只好跟陈嘉洛分手啦。”咪咪拖着悠悠的语调说。

“分手了?可他们一点也没有像吵架的样子哎!”我疑惑地说。

咪咪笑我:“你真是笨小孩,分手未必要吵架的!”

我又有点不明白了:“可是,他们就连生气的样子都没有耶!”

咪咪抽回身子,摆出懒得跟你说的姿势,翘起了二郎腿,轻轻地说:“你怎么就知道陈嘉洛不生气?”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可我南阳癫痫医院那家最好还是嘴硬:“看得出来呀!”

咪咪臭我:“哟!看得出来――你以为自己是福尔莫斯啊?”

我现在对咪咪,已经完全失掉了对待学姐的敬畏感,所以我强辩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班主任生气啦?难道他告诉你的?”

说完,我好得意――看她怎么反驳我!

咪咪又把铅笔拿在手里把玩了,她一点也不着急,反倒蛮有把握地告诉我:

“他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哼~~~,”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才不信!”

咪咪没做声,她哼着歌,把抽屉里的磁带翻了个遍。

我也关了机器,准备收工回家。

我忽然有点不明白,今天咪咪在这里呆这么久做什么?

咪咪说:“你先走,我等一个人。”

我愣愣地看着她。

“我等李茂。这个死人,欠我50块钱,都有整整三个月零四天了,还没还我!叫小倩代我要,根本要不回,今天我非在这里堵他不可!”咪咪咬牙切齿地对我说。

“他会来吗?”我担心咪咪会等白了头。

“晚上他总要回来睡觉。”咪咪蛮有把握。

“记住哦,千万不要借钱给他!”咪咪又警告我。

喔,我心头一乐,想不到蔚她侄子竟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