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第十八节 猫阿用英语 日语沟通【香橙有颗酸涩的心】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毛丫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可嘴上又不愿向猫阿认错,一转身就打开门跑到客厅里去了。

爸爸妈妈都上班了,外婆也回去照顾外公去了,桌上有毛丫的早餐。

毛丫刷过牙、洗过脸,扭开客厅的电风扇,坐在餐桌上喝豆浆、吃荷包蛋。

她边吃边看自己房间的门,猫阿一直没出来。

“看来真的是冤枉它了。”毛丫自言自语道,

“猫~~阿~~”毛丫用清脆的嗓音喊着狮子猫,语气中带有讨好的味道。

片刻,猫阿出场。

“老天!你这是……”毛丫吃惊地看着猫阿,手里拿着一块奶油蛋糕都忘记塞进嘴了。

猫阿头上戴着一顶毛丫上幼儿园时戴的橘黄色遮�帽,架着一副白边荧光蓝的塑料遮�镜,嘴里叼着一个很小的包包,是用一块旧手绢捆起来的,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你~~~”毛丫立刻窜回自己房间,看到床 底那个旧的大洗澡盆居然被猫阿拖了出来,里面的旧玩具扔得到处都是。

再看看猫阿这身打扮――毛丫真的是哭不得又笑不得!

“你在干嘛?耍杂技呀?”

猫阿忽然发出尖叫:“拜托,是离家出走!你当我是什么呀?”

一张口,猫阿嘴里的包包散开了,一个小小的东西“噗”掉在地上。

毛丫看到,竟然是那只布衣小熊,差点忍不住又笑出声来。

猫阿手忙脚乱地要叼起小熊,一不留神,先是头上的帽子掉了下来,紧接着眼镜又挂下来,只留一支眼镜腿挂在猫阿耳朵上,像秋千一样荡过来,又荡过去……

“哈哈哈哈~~~妈妈呀,笑死我啦~~哈哈哈哈~~~”

毛丫再也忍不住了,狂笑不止。

猫阿把眼镜拽掉,叼起小熊和手绢,二话没说,就朝大门走去。

毛丫不相信猫阿真的要走,就好奇地看着它的背影,果然,它在跨出门的那一瞬间似乎犹豫了一下,毛丫忍不住又偷笑,还没等她笑完――来不及了,猫阿已走到楼道口了。

毛丫决定跟过去,于是就悄悄带上门,拿着钥匙也下了楼。

小区里人很少,大人都上班去了,因为天气热,放暑假的小孩大都在家里呆着,只有大树下有一个奇怪的女生在看书,一副好学生模样。

女生大概是感到热了,就起身向这边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恋恋不舍地盯看手里的书。

毛丫想,呸!她看的绝不会是新概念英语,肯定是琼瑶小说。

忽然,女生看到了脚下怒气冲天的猫阿,那只嘴里叼着布艺小熊的狮子猫。

她的脸上露出白痴一样的惊奇,手里的书也“啪”地掉在地上,原来是本《流星花园》。

猫阿想从女生左脚边拐过去,女生便向左迈一步;猫阿又转向右边走,女生又向右迈一步。

猫阿烦不胜烦,用一只爪子接过小熊,抬头就叫起来:“喂!三八,你到底会不会走路啊?SHIT!八格!”

太原治疗癫痫什么医院比较好

女生看到这只怪猫竟然会说话,不但会说话,还会骂人,不但会用台湾国语骂人,而且还会用英语、日语,她差点晕厥过去。

就在她闭上眼又睁开眼的一瞬间,猫阿早就飞快溜走了。

只剩下那个女生脸色泛白,呆站在太�底下。

毛丫躲在冬青树后面笑得要死。

毛丫找了半天,才在假山后头找到猫阿。

猫阿让布艺小熊躺在手绢上睡觉,它自己却在津津有味地啃着一本漂亮的新书,搞得封面上只剩下“流星”两个字了。

“喂!你有道德吗?骂了人家,还偷走人家的书在这里啃,简直就是暴轸天物哎!”

毛丫坐在一块假石上面,擦着额头上的汗。

“要你管!”猫阿嘀咕着,又“嚓嚓嚓”地吃起书来。

“哼~~什么皇家血统,简直是皇族败类!什么高贵身份,简直就是叫花子……”毛丫气不过猫阿的态度,也管不住自己嘴巴起来。

猫阿啃累了,就靠在一块假石上休息。它神情恍惚地问毛丫:

“你说,为什么有的熊生来就高贵,比如像威威;而有的熊生来就命贱,比如我的小乖?”

说到这里,猫阿无比怜惜地抱起它的布艺小熊。

毛丫被猫阿质问得有有点羞愧起来,她低头无语片刻,忽然就醒悟过来,觉得这只贱猫实在是太过分,于是就恶狠狠地说:

“呸!你这只贱猫,我就喜欢威威,你嫉妒啊?活该你气死。”

猫阿伤心地看了毛丫一眼:“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相片,我就认定你了!当我历经艰辛终于找到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赶出家门……”

“看到我的相片?在哪里?”毛丫惊讶万分。

“在云南啊!是你妈咪拿出来献宝给大家看的,一桌子的人都看了,我当然也看到了!”猫阿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点调侃耶。

“唔~~我妈她……”毛丫不好意思起来,心里骂老妈真是十三点。

“你妈举着你的相片就是不放下,最后为了早点开饭,大家只好说你长得可爱啦!”猫阿笑嘻嘻地说。

“去你的!”毛丫敲了猫阿脑袋一下子,“你竟敢取笑我?”

“唉~~~”猫阿长叹一口气,“其实,说实话……”

说到这里,它又闭嘴不说了。

“真是受不了啦!拜托你把话讲完好不好!”毛丫用了好大劲,才忍着没有去拎猫阿的脖皮。

“说实话,你顶多只能算是姿色平平。”猫阿笑嘻嘻地看着毛丫,一副存心气人的样子。

毛丫“啊――”地尖叫起来,扑过去就要动粗。

“别急别急,我话没说完呐!”猫阿起身要逃命,可是,来不及了,它又一次被毛丫拎了起来,这次拎得更高,猫阿朝地上看,只觉得头晕。

“毛丫,人家是有恐高症的啊!快放手啦!”猫阿挣扎着求饶。

“你怎么不说有高血压?哼~~你不是还有话没说完么?好,本小姐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现在就听你说完,说啊!”

猫阿就说了,因为被倒提着,所以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好,我就说。说了你别后悔,毛丫!”

毛丫又冷笑一声,“后悔我愿意!”

“你妈咪说你生下来就不爱哭,到现在为止,你只哭过两回,一次是为了两只鹌鹑,它们打翻了小碗里的凉水,夜里把自己冻死了,你对着它们的尸体哭了两小时,最后还给它们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你第二次哭,是为了要养一只兔子,哭了三天,把眼睛哭成了兔子眼。有这回事吗?”

“有又怎样?”毛丫嘴巴硬,心里却在骂妈妈,好象女儿不是亲身的一样,尽拿女儿的糗事四处宣扬。

“虽然,一桌子的大人都在笑你,可是,我却躲在角落里哭了。”

“奇怪!你哭什么?”

“我是感动的啊!你想想,我们这样的动物,命都是贱的。难得有你这样善良的女孩子来疼我们、爱我们,我我我……怎能不感动呢,呜呜呜~~~”

说到这里,猫阿又眼泪四溅开来。

毛丫听到这里,把猫阿放下来,她心里也感到温 柔的,却不好意思向猫阿低头道歉。

“哈~~怪不得你使劲缠着我爸爸妈妈呢,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呀!你是只天下最最最狡猾的猫。”

猫阿始终把小乖抱得紧紧,它倚靠在假石上,对着毛丫说了几句很高深的话:“毛丫,你是美丽的。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比如杉菜,她虽然长得不美,却很可爱,所以她越看越美丽!”

毛丫瞪大眼睛:“天哪天哪!猫阿你到底啃过多少书啊?”

猫阿看着毛丫崇拜的目光,得意地翘起了二郎腿:“我啃过的书啊,数也数不清!”

毛丫用一个旧的枕头给猫阿做了一个窝,“乖猫阿,以后你就睡这里哦。”

猫阿抱着小乖走过来;“那小乖呢?”

“小乖?它可以跟你睡呀!威威不也跟我睡的么?”

毛丫知道猫阿的毛病――老拿小乖去跟威威比待遇,毛丫已经不去跟猫阿计较了,而且还尽量去照顾它的情绪。

“可是……威威有自己的枕头和被子的哎。”猫阿小声争辩道。

“哦――”毛丫看着猫阿怀里的小乖,有点犯难了――小乖实在是太小了呀!

“对了,有啦!”毛丫爬到床 底,带了一鼻子的灰出来也不管。她从那只大洗澡盆里终于翻找到了一只小小的沙包,那还是她上幼儿园的时候求外婆缝的。

“看!这个可以做小乖的枕头。”毛丫把沙包举在猫阿眼前。

猫阿接过沙包,捏了捏,脸上并没出现毛丫期待的惊喜。

毛丫不知为了什么,今天耐心特别好,她细声细气地对猫阿说:“不行就说么,猫阿。”

猫阿就说了,说得理直气壮地:“这个沙包里头是糠吧?特硬!我怕烙着小乖,到时候得个颈椎炎什么的,麻烦!”

毛丫奇怪地说:“咦?猫阿你怎么说起北京荆门羊羔疯治疗的费用话来了?和我三爸的口音好象喏,我三爸是在故宫里工作的耶!”

猫阿说;“我也不知道这就是北京话。我在云南的时候,一听到说这种口音的游客,就觉得他们特别威严,很能吓着人的。”

“哦,搞了半天,你是想吓我啊!”毛丫恍然大悟。

“那倒也不是!我只是下意识而已。”猫阿辩解道。

“那你记住,以后不许和我说北京话!”毛丫霸气地说。

猫阿叹口气,“为了小乖,就听你的吧。”

“这还差不多!”毛丫满意了,就去抽屉里翻找东西,还大声地说,“猫阿,我来亲自给小乖缝一床 被子哦!”

猫阿赶紧凑过来巴巴地瞧毛丫到底给小乖选哪块布料。

毛丫先是拿了一块红格子的碎布,大小差不多正好,猫阿却反对,说这块布太红,会晃眼睛,小乖可能会睡不着觉。

毛丫忍了忍,于是把几块最小的布片统统拿出来扔在沙发上,让猫阿自己去挑选。

猫阿挑三拣四地嘟囔半天,不是嫌这不好,就是嫌那不好,理由一大堆,在毛丫看来,全是些烂到家的理由。

毛丫看透猫阿心思地说;“你要是早已看中了,就痛快说出来,不要这么鸡婆!”

猫阿一听,二话不说,从抽屉里叼出一块一尺见方的鹅黄色绒布出来。

毛丫扯过绒布,失笑道;“你倒是会挑!这块布料又这么大,平白给剪掉一小块,这不浪费了么!”

“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小块么!可是,这一小块对于小乖的意义就不一样啦!”猫阿振振有辞地说。

毛丫想了一下,就在她想的时候,猫阿嘟囔了一句:“要是换了威威,你就舍得了!”

“好好好!听你的。你这只醋猫!”毛丫用手点了猫阿脑袋一下。

猫阿赶紧去给毛丫叼来针线盒,然后体贴地对毛丫说:“小乖的枕头就不麻烦你了,我用那块包它的手帕叠几道就可以啦。育儿书上说的,小婴儿呀,不能用高枕头的,容易影响颈椎发育。”

毛丫接过针线盒,笑猫阿说;“你连这种知识也知道啊,三八!”

毛丫比着小乖的身材,剪了一块布料下来,然后开始笨手笨脚地穿针引线。

“毛丫,你好能干哎!”猫阿倚靠在毛丫腿边,摆出无限崇拜的样子。

毛丫笑起来:“我们手工课学过的耶!不过,我外婆总说我的手笨得像脚一样呢。”

猫阿不接话,毛丫低头看着猫阿:“怎么了?提到外婆你就不高兴啦?”

猫阿抬起脑袋,眼光迷蒙地说:“哪敢呢?只不过,我一下子忽然就感到像是在做梦一样哎……我这只流浪猫,居然有了一个温 馨的家,我还有一个乖宝宝,它叫小乖……哎哟~~毛丫你干吗掐人啊,你你你~~好狠哪!”

毛丫笑嘻嘻地说;“疼吗?不是做梦吧!”

毛丫紧接着说了一句让猫阿听不懂的话:“哼哼~~那天你害我把腿都掐紫了,今天我要报复你。”

[成长语邢台癫痫病要治疗多久丝]

猫阿毫不在乎地从跳跳的怀里跳下来,爬到沙发上去,把小乖抱在怀里。

“那是什么?”跳跳指着小乖。

“我的宠物。”

猫阿的回答,让跳跳又差点倒在地上。

“天哪,毛丫,一只有宠物的猫!我不是在做梦吧?”跳跳大叫起来。

猫阿不停地说,真无聊真无聊实在无聊死了。

毛丫躺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威威,耳朵里塞着CD耳机,嘴巴里还吃着冰淇淋,由着猫阿发着牢�}。

“毛丫!”猫阿凑过来,拔掉毛丫塞在右耳朵里的耳机,对着她大声地央求道,“出去逛逛好不好?”

毛丫不耐烦地瞪了猫阿一眼。

“叫你个死人头啊!我在听JAY的新歌哎,别打扰!”。

毛丫还买了JAY的大幅海报贴在床 头,海报上的JAY,睁着小小单眼皮的眯缝眼,慵懒地看着猫阿。

“哼――”猫阿从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声,“和F4比,他差得太远了!”

“你敢说JAY的坏话!”

毛丫呼地坐直了身体,用一副要拼命的姿势对着猫阿。

猫阿忙跳下沙发,站到距离毛丫有一米远的距离,然后才敢理直气壮地说:“他有道明寺帅吗?他有仔仔帅吗?就连西门和美作,也比他帅15倍!”

说完,紧张地做出“预备跑”的姿势。

毛丫并不冲过去,她只是冷笑一声,然后反唇相讥道:

“看来你是只花痴猫!难道看一个人,光看他外表帅不帅吗?”

猫阿振振有辞地说:“看人是不能光看外表,但是对待艺人就不同了。那些艺人,长得不帅就好意思出来在娱乐圈里混了吗?”

毛丫听了猫阿的话,愣了一下。

猫阿趁机说了一句名言:“其实长得丑不是他的错,如果长得丑却又出来到处吓人的话,那就是他不讲职业道德了!”

说完,猫阿转身就跑进了卫生间,啪地扣上了锁。只听见门外传来高达100分贝的尖叫声:“啊――”

毛丫叫得猫阿有点毛骨悚然。

这时,毛丫冲到卫生间的门外,紧贴着门,咬牙切齿地警告猫阿:“你狠!看你出来我怎么收拾你吧。”

“毛丫,我总有维护自己偶像的权利吧?”猫阿小心翼翼地凑近了门,用辩解的语气说。

“呸,这话应该由我来说!”

毛丫很气愤。

“OK,那我们和平解决吧。”猫阿心平气和地说,“你可以帖JAY的海报,也可以听他的歌。”

“算你还识趣。”毛丫觉得自己取胜了,重新躺回到沙发上听歌。

猫阿从卫生间里安然走出来,它讨好地爬到毛丫身边,把一只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让我也来听听你偶像唱歌吧。”

猫阿和毛丫,一边听着JAY的音乐,一边摇头晃脑地哼来哼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