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恶人先告状庶女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

时间:2019-10-12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二姑娘,奴婢才和红袖姑娘一起从松香院来,正好看见四姑娘被推到了地上,哎呀,简亲王王妃说话就要来了,这四姑娘身子又若,要是再伤了,唉,这可怎么跟老太太交待啊。”孙妈妈唠唠叨叨地说道。

  那意思很明白,二姑娘打四姑娘是她和红袖两个亲眼看见了的,可没看见四姑娘动手。

  孙玉娘只觉得又急又气,有苦难言,她哪受过这等委屈,冲口就道:“明明是她打了我,你们看,我脸上还有印子呢。”

  确实有点红痕,但是淡,看不出手印,孙玉娘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没挨过打,锦娘打她那巴掌时其实没用什么力气,她当时也是相了后果的,真打得红肿几天,大夫人看了还不想着法儿整死自己?

  只是孙玉娘觉得很痛罢了,可看在红袖和孙妈妈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孙玉娘现在很激动,脸原就是胀得痛红的,那印子还真是可以忽略不计。

  “二姑娘,这事奴婢们也不能说什么,您说四姑娘打了你,可奴婢们看见的又不一样,许是先前还有些是奴婢们没看见的,要不,咱们就去老太太那,您有什么委屈就到老太太跟前说去,自有老太太给您作主。”孙妈妈便似笑非笑道。

  孙玉娘听了刚要答应,忽然又想起红袖和孙妈妈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她们又都认定自己是错的,到时她们在奶奶那一说,自己就是有理也会变得没理了,还是去娘亲那的好,娘亲也和自己一样讨厌那个小妇养的,肯定只会为自己说话的。

  打定主意,孙玉娘便道:“老太太病着呢,何必为了这些事去吵她老人家,现在家里大夫人管着事,咱们去大夫人那说。”

  锦娘一听,心里暗暗着急,去大夫人那,就算有红袖和孙妈妈帮着自己说话,只怕大夫人也要找个名头惩罚自己,这可怎么办?

  正担心呢,就听孙妈妈道:“去大夫人那原也是对的,只是这会子简亲王王妃只怕是来了,大夫人如今要接待她,您和四姑娘这样子,能去见客么?没得让大夫人忧了心。”

  锦娘听了就松了一口气,弹了弹身上的尘土,对红袖和孙妈妈道:“其实四姐只是跟我闹着玩呢,要不,就不要去少老太太了,简亲王妃来要,我这样子还真是见不得客,我还是赶紧回去梳洗换身衣服再出来吧。”

  孙妈妈听了就暗暗点头,嗯,是个宽仁的,知道轻重缓急,也还孝顺,想了想,刚要应了,那边孙玉娘可不干,她可是平生头一回被人打,还受了冤枉,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便冷笑道:“哼,谁跟你闹着玩儿?明明就是你这武汉哪有癫痫病医院,治疗方法揭秘个小妇养的不懂规矩,对姐姐不敬,还敢动手打人,看老太太不打你几板子,哼,正好教教你,什么是嫡庶有别,什么是长幼有序。”

  孙妈妈听了便皱了眉,这二姑娘还真不是个息事宁人的主,她非要闹得大家都脸上难看了才肯罢休么?以前只听说二姑娘嚣张,如今见了,还真是那么回事。既然她非要去,那就成全她好了。

  一边的巧儿和莲儿却担心起来,自家姑娘怎么就那么蠢呢,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孙妈妈和红袖都是站在四姑娘那边的,她还非要去找场子,不是找罪受么?

  就算是仗着大夫人的疼爱,可她也不想想,若真是老太太下了责罚令,就是大夫人也不敢违抗的。

  巧儿莲儿两个心底里虽然也希望二姑娘被教训一顿也好,但她们两是二姑娘跟着的身边人,主子受罚,奴婢只有更难受的,所以,去了老太太那,她们俩一样难受。

  两人对视一眼,巧儿对莲儿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起走到孙玉娘身边:“二姑娘,要不咱们回去吧,其实也就是姐妹们闹着玩的事,何必闹到老太太跟前去,还让人说咱们府里的姑娘没规矩,姐妹不和呢。”

  因为刚才巧儿莲儿两个没有帮她,孙玉娘此时正恨着她们两个呢,如今天自己要去老太太那讨公道,她们两个不帮着也就算了,竟然又来阻止,还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你们两个贱蹄子,姑娘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们算账,等着吧,会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巧儿和莲儿便再也不敢多少,苦着脸退到了一边,孙妈妈冷冷一笑,“那就走吧,时辰了不早了,一会四姑娘就在老太太那,让红袖给你梳个头吧。”又看了看锦娘的衣服,说道:“还好,不是很脏。”

  红袖巴不得锦娘就顶着被扯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去给老太太看,什么事,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几个人便一起去了松香院,她们一走,从另一边的大树后推出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相貌奇美的男子,嗯,真的很美,他的皮肤很白,白得有点透明,一双凤眼大而清亮,有种水汪汪的感觉,眼神纯净而无害,甚至看起来很无辜,有种小鹿斑比的味道,宽阔的额头,长入鬓间的秀眉,使他看起来更显秀气阴柔,尤其那张丰唇,红润得像光洗过的樱桃,光泽亮丽,让人看了就想要吐吃入腹,整张脸艳若桃李,倾国倾城……

  可惜锦娘没看到,若看到了必定会大声尖叫:“哇,超极小受,太有感了。”

  轮椅上的少年静静地看着锦娘几个远去的背影,冷冷地开了口:“很有意思是吗?”声音醇厚如大提琴弹辽宁哪家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响,沙哑中透着性感,与他柔媚的外表极不相称,若你只听他说话,必定认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若只看相貌,你会雌雄难辨,当他是倾城美人。

  他身后是一个神情冷酷的黑衣男子,他身材高大结实,线条硬朗的脸庞,绷得紧紧的,一双眼冰冷得全无半丝人气,浑身散发着一种肃杀之气,听见主子问话,他面无表情地嗯了声,表示他听见了。

  “你说若我娶她回去做少奶奶,会不会很好玩呢?”轮椅上的少年摸着手中的念珠,随意地说道。

  他身后的黑衣人还是只嗯了声,就再没反应。

  轮椅少年似乎习惯了他的不说话,仍然把玩着手里的念珠,无所谓地耸耸间,说道:“我们回吧。”

  黑衣男子便推着他往二门外走,一人一椅走得极快,又是捡地偏避的小路,到了一处无人的墙边,黑衣人停了下来,椅上的男子突然自己椅上纵身而起,一下坐到了院墙之上,黑衣人便提着轮椅纵过院墙,再把椅子放好,墙上的少年又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轮椅上。

  老太太今天的精实比前一日好了很多,已经能自己坐起来了,这会子她正喝着燕窝。

  孙妈妈让红袖带着两个姑娘先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了。

  老太太见孙妈妈突然回来,有些诧异,问道:“王妃可来了?”

  孙妈妈行了一礼,回道:“奴婢没来得及去看,打发春儿去了,让她见着了一定来回老太太。”

  老太太听了就皱了眉,孙妈妈见了忙道:“路上遇到点事,不得不回来给您禀报。”

  能让孙妈妈放下差事前来禀报的事应该不小,老太太便做作倾听的样子来。

  “奴婢还是把人叫进来吧,老太太您了解了才好定夺。”孙妈妈实在不好怎么讲,虽然确实是她亲眼所见的,但话由她来说,不如大几个三头对六面的一起,老太太也能分出事非来一些。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孙妈妈就出去了。

  一会子和红袖领着玉娘和锦娘几个鱼贯而入。

  老太都市修真长篇小说完结太看着进来的两个孙女,立即就明白了孙妈妈的意思。

  锦娘和玉娘两个很乖巧地给老太太行了礼,各站一边,秀姑站在锦娘身边,而巧儿和莲儿两个却离孙玉娘有点远,那不是贴身丫环该站的地方。

  看着锦娘被扯得乱糟糟的头发,老太太就叹了口气,一定是二姑娘扯的吧,她身上穿得族新,应该潍坊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是打扮好了准备见王妃的,不知道她又怎么惹着老二了。

  “红袖,给四姑娘梳头,把我多宝格里的那根缀着绿宝石的簪子给四姑娘插上。”

  锦娘听了忙上前道谢,红袖笑着拉她去耳房梳洗。

  孙玉娘听了楞了,老太太什么都不问,就让锦娘下去梳洗,还送她一枝上好的簪子,这怎么可以,她是来告状的,四丫头只能被打板子,不可以受赏。心中又气又急,冲口说道:“奶奶,四妹她竟敢打我。”

  老太太眉头又是一皱,这个丫头就不能有点眼力介吗?没看到自己想息事宁人?难道非得闹起来让她自己没脸了她才高兴?

  这就是媳妇教出来的嫡孙,竟然如此无礼又霸道,这样的脑子,这样的性子,以后嫁出去,怎么在人家府上作人啊?

  “那你想如何?”老太太忍着怒气,淡淡地问道。

  孙玉娘突然有些害怕,觉得今天的老太太不像平日那样和善,这话的意思让她有点不好接口,她想如何,当然是惩罚锦娘那小蹄子,可老太太的意思明想就是不想追究,她有点想顺驴下坡就这么算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整死那个死丫头,只是她先前把话说满了,就这样回去也太没面子了,何况,还当着好几个下人的面呢,就这样妥协,她以后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于是深吸一口气,她想了想要如何措词才对自己更有利一些,一会儿才道:“回奶奶,孙女原是要来给你请安的,路上碰到了锦娘,她对孙女出言不逊,所以孙女就教训了她几句,谁知她竟然打孙女,这事,巧儿莲儿可都在,她身边的奶妈不拦着也罢,竟然还出手帮她,太过份了。”

  老太太听了便看向巧儿和莲儿两辰东小说作品集百度云个,巧儿和莲儿两个立即吓得跪到堂中,只是磕头,却并不说话。

  “二姑娘说的可是真话?”老太太一见,心里更加明白了,对孙玉娘也更加失望了,连最贴身的丫环似乎都不想帮她,可见她平日做人有多差。

  巧儿莲儿两个被问了,又不敢不回,但如何回,说二姑娘的说的全是实话,先不说自己的良心上是否过得去,就是秀姑,红袖、孙妈妈几个也会戳穿啊,可说二姑娘撒慌,再借她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啦,真把她惹恼了,她发起疯来,真把她们俩卖去妓院也不是不可能的。

  两人对视一眼后,巧儿胆子大一些,对老太太道:“奴婢两个是二姑娘的人,奴婢说的怕是难以让人信服,才红袖姐姐和孙妈妈也在,老太太,您可以问红袖姐姐的。”

  喜欢庶女请大家收藏:(www.sa癫痫病要怎样治疗才能够治好呢nwwap.com)庶女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