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淡淡的日子也飘香抒情散文

时间:2020-11-18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出租车转过一段山坳,风变得柔和起来,眼前开阔了很多,熟悉的景色渐渐出现在眼前。

一路上的心有余悸,随着眼前景色的熟识而轻松起来。黑黑的柏油路向前延伸着,远远近近的民房一点一点地拉近。黛色的层叠的远山越发的青绿,依稀看见山坡上有踽踽而动的牛羊,路边的野花也招摇着,似乎在欢迎远方的客人,淡淡的青草的味儿充溢着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远远地看见家门前有人影晃动,先生兴奋地说:“老爸在等我们呢!”这也是习惯。

车子转过弯道,忽见“板石村”的招牌,这可是几十年从来没有的。板石村因生产片状板石而得名。

真如司机所言,新修的沥青路正好到家门前。公公已在门前等候我们多时,这时候,三弟夫妇笑盈盈地出来迎接我们,随即便飞出侄儿磊。

进了小院,我一眼便发现红瓦房的一边多了一间房子,崭新的,问去,三弟答:“这是国家给盖的,二十多平米呢!”磊磊马上接话道:“大伯家也盖了,一模一样的!”公公说:“还是国家政策好啊!”

走进不算宽敞的屋子,忽而发现一张大床横在一边,诧异间,快言快语的三弟妹说:“老爷子听说你去年做了腰部手术,怕你睡大炕不习惯,特意借的床。”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不用的,没事的,这多麻烦啊。”三弟妹抢白我一句:“二嫂,你就别不好意思了,赶紧洗手和我压粉条吧!”

压粉条,对我来说真是新奇事,平时吃粉条都是超市里卖的西安治疗癫痫最好医院干粉条,哪里见过自己家压粉条的。我忘记疲劳,赶紧进厨房帮忙。

三弟妹早已把活好的面装进一个不大的容器,用力一拧,粉条真的就出来了,下面的热水锅把压进去的粉条变成了透明状,三弟妹又吩咐我:用漏勺把粉条淘到凉水盆里。农村的大锅灶比较低,对于我这个病腰来说有些吃力,但我还是坚持做完,一方面是新奇,一方面媳妇进婆家门做饭也是理所当然。

午饭过后,家里坚持让我们休息,我们便在旁边新房里美美睡了一觉。酣睡中,有东西在搔我的脚心,才发现炕上有两只猫仔,忽而想起那只老猫,旁边玩手机的磊说:“爷爷家的老猫死了,这是它的孩子。”我有些怜惜地摸着偎在身边的猫仔,想着老猫那对深邃而迷人的大眼睛,眼睛涩涩的。许久才被院子里的声音吸引,原来大哥大嫂来了。

我们寒暄过后,大嫂邀请我们去他家,请我们吃山芋子,我便小声问先生:“山芋子,是什么东西?”他小声说:“是土豆(这里叫山药)和莜面做成的一种面食,味道不错”。没吃过的东西,尤其是地方特产,最诱惑我的味觉。便愉快答应。

山芋子,是将土豆煮熟,然后做成泥状与莜面混合后,制成细长椭圆状,放到冰箱里冷冻随时拿出来吃的一种西北面食。只要上锅蒸10分钟即可,然后蘸卤(随自己口味),三弟妹帮厨,做的是羊肉圆椒西红柿卤,诱人的味道让人垂涎欲滴。因为我们回来,大嫂还煮了一大锅的羊骨头,骨头没怎么动,一大锅的山芋子被吃得一干二净。

真是好吃!儿童失神性癫痫病有哪些症状大嫂看我们吃的开心,她也一样的开心!后来五弟妹的母亲听说我愿意吃,特意差人用车捎来一方便袋,又美美的过了一把嘴瘾!

每天早上,我照例要出去散步锻炼身体。在这里要比在家起得早,老人家起来了,做晚辈的又不好意思睡懒觉,又不急于做饭,便在先生的陪伴下沿新修的公路散步。

这里位于中国的中北部,紧邻黄土高原,十年九旱。但早晨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小鸟“叽叽喳喳”,村子里公鸡的鸣叫,牛羊出栏发出的欢悦的叫声,构成了早晨村庄的乐章。几家房屋上袅袅的炊烟,给小村增添了几分灵动。散步中突然发现,这里不仅植被长的低矮,就连路边的野花的花朵都是极小的,野花的根茎都很坚硬,叶片都很厚实,上面都披着厚厚的一层绒毛,这也许是保存水分抗干旱吧,这也是符合适者生存的原理!

走过大片的胡麻地(用来榨油吃的一种植物),蓝紫色的小花开得密密麻麻,远看去似一层淡淡的紫色薄雾笼在上面,有一种眩眩之感,似走进桃源圣地,忘记尘世间的喧嚣和烦忧。

采了大捧的野花,淡淡的野花的香气笼着我的情绪,装点着我的。

第三天,四弟,五弟,六弟带着家人也回来团聚,老人家不无感慨地说:“就差我大孙子没回来了!”为了安慰老人家,先生赶快接话说:“说不定明年骁就带着媳妇回来看你了!”老人家浑浊的眼睛里顿时有了光泽,连说了几个“好”!

因为路修好了,外出的老人们回来了。又正值暑假,很多家的孩子也回合肥治癫痫好的医院在哪里到村庄和自己的亲人们团聚,这里要比三年前热闹了很多,时常见到穿着时尚的孩子们出出进进,给小山村增添了活力。

自然老井边也少了很多人,不过出出进进都要经过老井,老乡们便用方言和我打招呼,这是我最难为情的时候,好在有先生在,他会很快帮我解围,他便用不大熟练的方言和乡亲们打着招呼,我也只能摆摆手,笑笑,算是礼貌地打过招呼。

最让乡亲们高兴的事,就是每天都有一两次的送货车来村子里,送货车用高音喇叭放着二人台,村子里的人几乎是全部出动,有看热闹的,有问这问那的,有购买自己需要的商品的。煞是热闹!

哥几个抢着买东西,二十几口人,每天需要很多吃的、用的东西,这可乐坏了送货的老板,后来干脆把车停在我家的门前,等我们购买完,才一路欢歌地直奔到老井边。

小村的变化还不止于此,除了前年一家企业入驻圈养特种绵羊外,今年又有一家食用菌企业入驻小山村,规模很大。车来车往,原本宁静的小村热闹了许多,一些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不时地出现在村子里,据村里人说是来圈地盖房子的。我也发现村子的周边盖起了好多间砖瓦房,与原来倒塌的泥坯房形成鲜明的对照。

先生带着我去了他小时候和小伙伴经常去的一个山沟,小路嶙峋崎岖,路边又长满带刺的植物,只要裸着的身体部位碰触,就会奇痒出现一片片的红疙瘩,先生在前面带路,我小心翼翼跟着。渐渐地空气开始凉爽多了,也渐渐听到水流的声音,逐渐地看到小溪从石缝间汩太原癫痫权威专科医院汩流出,凉凉的。沿着弯曲的山路向上,他便给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掏鸟窝,挖药材,还可以翻过这座山到后山的村子里去看戏,他指着一座陡峭的山崖说,他的一个同学从这摔下来,被下面的小树拦住才保全了性命,这个同学后来和我先生一起考上大学,也是这个村子最早考上大学的两个人。

因了这个缘故,我提议到他曾经上学的村小学看看,他有些不情愿,耐不住我的纠缠,于是绕道去了四十多年前他曾经就读的小学,现在只能说是遗址,来到它的面前,让我们黯然神伤。前年来的时候,教室虽然没有了门窗,但石制和木制混杂的桌椅还在,那块沾满灰尘的水泥黑板还在,可如今只有断壁残桓,里面长满了高高低低的蒿草。回头看看他,竟然有泪盈眶,时过境迁,让人值得怀念的东西会越来越少,我拍下了教室的照片,为他留做一点念想吧!

夕阳已经晕染了小村,给小村镀上了一层橘色。这里人们的依然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但是我们安然自得,在平淡的日子里感受着生活的美好。

站在这村西头的高处,听着牧人赶着牛羊归圈的高高低低的很有韵律的吆喝声,听着倦鸟“叽叽喳喳”归巢的呼唤声,我们的心也随着有些激动和不舍,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继续探亲之路!

两只猫仔会长大,会继续陪伴老人守护着他的一方田园;老屋也会因他主人的儿女的离去而寂寥,不过,因为有老人在,天各一方的儿女们因此而奔回这里,于飘香的日子享受属于我们的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