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秋在汨水东优美

时间:2020-12-01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一场一分寒,一帘秋风一层衫;一轮秋月一壶酒,一抹秋阳一指山。问君曾有几个秋?风雨流年记心头——

【秋日吉祥】

十月,流金夺目。阅尽丰盈润泽的丰收喜悦,田野铺满片片金灿灿的温馨。农人们的嘴角氲散都挂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山坳里的薄雾淹灭不了心中那一份贴心的喜悦。

如果说岁月是流水,汨罗江水就是美丽了流年;如果说岁月是首歌,那么,你我便是歌者,声起声落,击拍踏歌,低吟浅唱,便于不知不觉中谱一曲芬芳的时光;如果说岁月是一座山,我们便是攀登者,奋勇登攀,独览山水秀色。

这个季节是生长吉祥的日子。我应朋友之邀,手握摄像机,为新人的婚典留下一段美好的祝愿,见证一册嘉华照光。

清晨,乘秋风,随着迎进送出的迎亲车队,走进天井的山村里,在这深情满溢的季节。一路驶来,山青水秀,洁清而幽美的环境。新农村建设让这里的村民生活在幸福的流彩中,路边的红叶石兰,劲的探出火焰般的红头,如一支支火炬,照耀山村,点燃乡村的希望;千户庭院雅致,万家桂子飘香。车队过往,有数对帅男倩女,以真情抒写秋水天长爱的吉祥,每每将两颗季动的心,定格人生,涂满缤纷而幸福的浪漫色彩。

今天,中秋欣逢国寿,在一个小山村竟有四户人家嫁女娶亲,使整个村子都沉浸在喜庆之中。一队队迎亲的车队,刚从山村的焰火和烟花中开走,又见从村外欢快和鼓乐中开进彩门,新郎抱起新娘在乡新们的吆喝中幸福而嬉笑着走进洞房。

吉祥的小小村庄,正酝酿着云水的故事,风月的情歌。

是夏日的阳光还不够炙灼么?任秋阳裹挟着秀色,在新人的梦中呓语,沐浴成飘飞的舞姿,在风中蹁跹,让静谧的明月半饰祥云,显得有些羞涩,有些妒忌。

半夜时分,下起了淅沥秋雨,聆听雨中的天籁,是怡神乐事。下场心雨,洗礼一回心灵,菩提树泽,润其新生。那是一分生命厚重,宇宙的给予。

有风常有癫痫病发作的病因雨相随,有雨必有风相伴。秋雨敲窗,风就会踏歌而来;秋雨缠绵,风就会轻柔一笑。雨珠风玑,如恋人在爱河中徜徉,互相倾诉醉人的情话,亲亲我我心香浮动,醉了天地万物。

【秋水封尘】

很想在这片深遂高远的秋空中,寻觅岁月的沧桑。

站在山村小桥上,放眼葱茏,都是老百姓在那春秋之巅用勤劳与智慧,描绘这人间壮锦,推动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

这也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村庄。小息中,一个老者向我们讲起了尘封深处的传说。如一江平静的秋水,在淙淙流淌中开出洁白的浪花,聆听之余“拍案惊奇”。

“那座山叫天井峰”,老人一指不远处一座山脉的高峰。

老人侃侃而谈:相传清朝光绪年间,有一位风水,道号紫伯翁,云游到汨罗江,为寻找龙行地脉,于是他沿江而上,至天井车田,龙已“抬头”,这就是天井峰。紫伯翁在此昼登山岚,东寻西探,夜伴清灯,潜心苦思。紫伯翁前前后后在这里半年有余,每天孤单地行走山村河畔,背负着一份喜悦与沉重,不舍离去,四处寻访贤能异士,希望访得“真主”。至秋日重阳,才访得当地一铁匠,姓彭名,在长乐古镇开一铁铺,人称“彭铁匠”。此人身高八尺,浓眉大眼,膀阔腰圆,力大无穷。祖辈曾大户人家,饱读诗书,曾在茅山学得十八般武艺,彭天宝学成归来,连遭三场大火,把万贯家财化为灰烬,双亲因此一病乌呼!从此彭天宝以打铁为生,人虽豪气,但也凶残,乡村人等无不惧他三分。道长登门拜访,认为此人有王者之气。于是将天机告之,彭大喜。道长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彭天宝拜他为义父,彭欣然拜之。

紫伯翁道长让彭天宝将父亲尸骨积葬于天井峰“龙抬头”地脉。彭天宝从此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不到三年有成大户。道长劝其打造兵器,招兵买马,于光绪十三年秋后举事。

彭天宝占住天井峰,广建兵营,修筑练兵场、点将台、驻马园,拜义父紫伯翁为军师。果真数年后兵卒五千,战马三百,一派王者景象。彭尚来性情高傲不羁,不受管束,常出兵乡下打家劫舍,欺男治癫痫病什么药能吃好霸女。道长多次劝阻,彭不听善言,渐渐不把道长放在眼里。道长知道自已看错了人,彭并非可侍之人,心生悔恨。

八月十五日,是晚,他踏着月光来到“龙抬头”地脉,将一把野草插于彭公坟头,口中念道:“苍天在上,老君显灵,弟子有眼无珠,彭氏子孙天宝,我原以为可成王者,谁知却是一名草寇!”

后,紫伯翁道长飘然离去。彭天宝因多行恶事,天理难容,被长沙知府派官兵灭之。斩首示众,山寨焚为灰烬。其父坟冢也在一个雷雨之夜,为五雷击之,山崩冢毁。

今车田村、汨江边尚存古迹,长乐古镇有下市老街“回龙门”为证。

听了一则传说,思绪仿佛穿越时空,不得不为彭天宝深感叹息!世事沧桑,谁主沉浮?凡逆天祸民都必遭天遣;为民造福者必流芳百世。

禁不住,我再次眺天井峰,好普通的一座山,海拔只有200多米,一条蜿蜒小道上,却曾走过一段尘封历史。如今,山峰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那片枫林已渐渐染成淡黄。山下一条小溪淙淙绕过,溪傍开遍一丛丛、一片片的黄菊,开得鲜艳,黄得耀眼。秋色,在这山野可见一斑。

【秋枫煮月】

在“枫叶红于二月花”的重阳深秋,山川便有点萧瑟、庄重。但这沙溪镇青联村依旧是绿树如荫、鲜花盛开,呈现生机勃勃的景象。一片碧绿,一路璀璨,一地金黄,一抹枫红。山村的一切都蕴含着秋的隆重和收获。

秋,是充满快乐、温馨和幸福的。走进青联,更是留连忘归。这里与平江县一江之隔,远处的山黛绿中嵌上枫红,就绿色渲染的锦带上编织着火一般的图案。一条湄江河贯穿其中,江流清冽,水泛青波,潺潺远去。仰望俯首之间,皆是青山绿水,没了红尘杂念、俗世纷争,悠生一份清风明月的感觉。此时,若怀抱一纸诗卷,且行且歌,自会收获一份超越世外的悠闲和宁静。

季节的跫声,走得从容、铿锵,踏出一分沉沉,免不了怀想走过的岁月。春去秋来,重阳菊影。当夕染天际,枫拽火红时,一弓新月爬上山岗。于月光的皎皎下,煮一杯桂花酒,吟几治疗癫痫一般有哪些药句重阳诗。便有开启“黄花紫菊傍篱落,摘菊泛酒爱芳新”之心扉。

邀友品月,对酒当歌:“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题红叶清流御沟,赏黄花人醉歌楼。天长雁影稀,月落山容瘦。冷清清暮秋时候,衰柳寒蝉一片愁,谁肯教白衣送酒”。人生百年,不亦悦乎!

放眼青联新农村的气息,幸福农家。小桥流水,田园新村;华灯初上,炊烟小吃。晚餐饭后,踏着轻快的步履,走村串户,或一盅茗香,或一壶小酒,淡天说地,老幼怡然。不是桃花园,胜似桃花园。

夜暮朦胧,身边落红无数,片片枫红正飘飘洒洒飞扬着相思缕缕,幽密而深沉。枫叶下一个年轻村姑默默地伫位其间,手擎一片枫叶,遐思闭月,仿佛已挽住那一片相思,旖旎于千山万水,借此秋风向远去打工的亲人传递无限的情思和眷恋。

秋枫煮月,醉了万家灯火,也醉了多情女子的忧伤。日子丰盈,更坚强了爱的渴望,轻拥流年,青春几何?剪一段柔情,装点芬芳的岁月。无怨无悔走过,盈一份淡然,笑看青山黛水。秋,便踏入暖融农舍,问一声,君可远雨微凉?

秋枫煮月,月与枫同栖枝头,被火成了坚强默契。静静块择,静静欣赏。让生活似火,暖了百姓人家;让生命若水,静静洗去坎坷的岁月,获取有花香,有阳光,有秋收的静好时光。

秋枫煮月,等待的是一个浩瀚过程,沸腾的起点。每一种坚守都是幸福,收藏点点滴滴的皎洁而红润。枫,将化成人间殷红的璀璨;月,将给心灵一抹无限的光明。心若在,梦就在,风高云淡的日子,乡亲永驻小康。

秋是一枚丰硕的果;枫像落日的遐思。

我轻倚窗棂,任秋风绵绵,一束月光涌来,沐浴着身心。窗外风景独杰,一片秋枫吹来,剪影贴窗,庭栏尽染,全是丰润斑斓的姿势。我轻轻拥住季节给予的馈赠,期待着一季清秋,拾起光阴的节拍,浅笑嫣然,款款走向下一个驿站。

【秋雨飘香】

深秋入重阳,冷雨夜敲窗,秋雨绵绵,下起来要多几分潇瑟,几分清凉。有时霏霏漠漠,重庆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有时缠缠绵绵,有时淅淅沥沥,却又总是带几许从容、带几许凋零,仿若宠辱不惊。一场秋雨一分寒,秋便在雨中走向深沉,走向成熟。

乡村秋雨亦含香,仿佛醉心的胭脂,柔胰的酥手,抚摸着乡土,呵护山山水水。

一个秋日,与同事到智峰乡搞调研,走进乡村,智峰山巍迤峻秀,向水、兰水两江潺流,处处小桥流水,阡陌交通;户户幽雅别致,风景旎丽,好一个人居佳境。金黄的田野,金黄的山菊,将这里的秋装点成希望的新村。路边一位身穿黄色军装的老人,默默地在路边捡垃圾。他叫江建勋,是广联村的义务保洁员,六十有三,退伍军人。村里人都称他“好人江爹”。江爹个子高高的,眼光炯炯,手黑黑的,衣服、脚上到处是泥,却总是满面笑容,眉宇有几分沧桑和坚毅。为保护好乡村的环境卫生,两年前,他便主动担任卫生保洁员,不计报酬。从此,他天晴,一个扫把一把锹,扫路培土;下雨,一个编织袋一把火钳,沿公路捡垃圾,无怨无悔,不厌其烦。

对此生出无限感慨。时下很多复退军人以种种方式上访,向政府伸手要待遇。而眼前这位年过花甲的老军人却在默默无闻地走在乡村的小路上,作最平凡的小事,为村民默默奉献,心中油然升起敬意!那份憨厚,那份情怀,那份执蓍,真让人感动。

蓝天,挥舞云袖遮起夕阳下红润的脸,悄悄地消失在夜幕的霞披。云来了,风来了,风秋雨来了,智峰山的菊花应该被水浸润得更加姣美,我想。而村民中那一个勤奋质朴的文明之风,香溢山村。

我记得那一晚,月光如水,镶嵌在天边的繁星,眨着调皮的眼睛,山青如黛,水碧扬波。谁知半夜秋风起,一场细雨,山峦褪色,江枫拽红。高飞了数月的蜻蜓,一夜间不知去向。是否被秋阳牵手,一同走进童话的世界?亦或是作一次季节的游行。

那一晚,几乎失眠,老人在田边地头一个鞠躬尽瘁的形象,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大脑。我半开着窗,我静静倚床半卧,用心聆听着淅沥的秋雨那跳动的脉搏声,如遥听天赖禅音;思绪飘逸,落英乡间温馨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