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红歆尘泥・十八、各忙各的-

时间:2021-04-05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别人?别人是谁?”
    丽儿狡赖一笑:“所以说你脑子进水呀,想想吧,别人是谁?真笨。”
    “我是笨,不过,谁会给她这么大笔钱呢?120万啊。”莉莉取出小镜子,就着路灯左看右照的:“又不是几十百把块,哪个傻蛋会随便就给她?我怎么就没碰上这种傻蛋哟?”
    “你整整容就碰得见了,只要有钱就行。”丽儿乱拿话砸她:“你看看你那副酒瓶般的眼镜片?一天就知道胡思乱想,乱比乱攀的。要不就是闷头大睡,一天吃二盒方便面。”
    莉莉不生气反而笑笑,再在镜子中瞧瞧自己:“我是不漂亮,可也不丑呵,怎么运气就不好呢?呃丽儿,你说我与朵儿相比,我俩谁漂亮些?谁吸引人?”
    “才说了你,这不又来了?纯粹脑子进了水。”丽儿有些讨厌的瞟瞟她:“想想别的吧,硬是个中专生。”
    “你强,你是大本,你尽想国家大事。”莉莉笑眯眯的回答,在丽儿面前,她没脾气。
    丽儿显然还陶醉在成功的喜悦里:“我原先以为演员有多神秘,嗬,不就造造型,走开走步,念念台词嘛。”
    “对啦,我在摄像间时,你与莫莉谈得怎么样?”,莉莉摇摇头:“还能怎样?人家一个大总经理呗,东拉西扯的问了些不着边的问题。”,
    “完了?”,“完了!”,“就这样简单?六个BV三个钟头哟。”丽儿不相信。
     莉莉确实没说真话。
     当她从激情的昏迷中醒来,感觉自己全身疼痛,地上一片落红。莫莉抱着她,纤纤玉手拈着一条香烟时不时抽上一口,缕缕香气直扑她鼻翼。
     她挣扎着想从莫莉怀中脱身,莫莉却不放手,而是朝她浓浓喷一口香气,将一张支票递在她眼前:“给你的,收下吧。”
    莉莉不傻,紧闭的办公室,淫奢的氛围和五千元巨款的现金支票,让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说贫困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勇气,那么生存更能让曾经有的理想和贞操荡然无存。
    早已对前途绝望的她,知道自己就此告别了处女时代,心中反倒有一丝得到解脱后的微悦,
    只不过,她对自己以这种方式跨入女人之列,感到遗憾与叹息,间或还有愤愤不平。
    一直观察着她的莫莉注意到了莉莉脸上微小的变化,微微一笑:这种女孩儿,经过她的手实在太多了。岁月无情,风刀霜剑砍去曾有的美丽,只不过是轻轻一挥;现实沉重,断弦翅膀抖掉曾有的年轻,不过是悄悄一瞬……
    女孩儿啊,你的名字叫弱者!
    “你可以留在我这儿工作,也可以离开。”莫莉的声音像远远的从云中飘来:“不过,五千元用完后,你又该怎么办?想想吧,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
    “留在公司作什么呢?”莉莉终于软软的说:“我可以当文员,我做过三个公司的文员,档案整理得很好。”
    莫莉摇摇头:“我看你不适合,留在公司帮我卖烟,百分之二十的提成;不留在公司,也可以到我这儿拿货,提成照旧;拿货需押金,明白了吗?”
    “烟?什么烟?”,莫莉软软一口烟气朝她鼻孔嘘来:“香么?就是它。卖掉一枝五十块,你得十块,当场兑现。”
    现在,支票在她贴身衣兜;香烟呢,被宝珍贵地用首饰盒装好,放在丽儿送她的衣服内包。莫莉那女人精鬼,说莉莉是第一次卖烟,没有经验也没有客户,先拿十枝试试政策。
    而她选择是,不留在莫莉的公司,要货时可以直接找莫莉;当然,莫莉要她时,她必须到场。
    “你呢?你怎么呆了三个多钟头?”莉莉反攻了:“摄像间人多吗?”
癫痫治疗医院哪个好呢    丽儿立刻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嗔怪地捶她一拳:“当然人多,导演,录音,拍摄师,还有场记,七八个人呢?”,“真的?”,“真的!”,莉莉心照不宣的笑笑,捶她一拳。
    她凭直觉,感到丽儿也没说真话;结果,莉莉不幸言中;因为,丽儿也确实没说真话。
    当爽快将她领进最里间的拍摄室,丽儿不由得心一蹦,感到火辣辣的发烫。不大不小的拍摄室,迎面一堵大墙头上是玛丽莲·梦露那副全世界著名的�身像。
    在她左右下角,分别是国内一线女星×××与×××的写真�照。二女星大胆出镜,纤毫毕露,春情万种。
    看见这二位平时以貌美清纯和蔼可亲状,赢得全国观众普遍好感的女星,竟是如此大胆西化,丽儿唯有感叹。
    再看室内一角,几张临时搭建的席子,二个男孩子正在用心的涂抹油彩;一架大型拍摄机,神气十足的蹲在房正中;顶上,是七八根钢架支起的灯棚……
    嗵嗵嗵,一个头发长长身着牛仔裤半披着大红花披风的姑娘走了进来,边走边问:“谁试镜?”,爽快迎上去,指指丽儿:“她!”
    姑娘瞅瞅她,一掀大红披风:“脱!”,丽儿这才看清对方原来是个清瘦的男孩儿。
    “脱!”正在掀去搭在拍摄机上蓬布拍摄师,又是一声低喝:“怎么?听不懂吗?”
    丽儿手足无措的四下望望,爽快笑笑:“拍摄师叫你衣服,脱吧。”,说毕,他去开了暖气,室内顿时热了起来。
    丽儿犹豫不决的解着自己的第一颗扣子,虽然这些早在自己意料之中,当真的来临,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的。
    爽快看出了她的犹豫,劝道:“演员嘛,没有什么的,脱吧。”,“能不能让人出去?”丽儿咕嘟道:“怎么尽是男的?”
    爽快皱皱眉:“我们都在工作呵,你,唉,真脱不了,那就算了吧,拍摄师等急了,要赶场,时间很紧的。”
    那拍摄师早拱着身子,眼睛对着镜头,一脸的焦急:“脱呀,怎么啦?怎么给遇上个嫩麻雀?”,丽儿一咬牙,解开了外衣,接下来就容易多了。
    牛仔裤,二衣衫,内短衣,一一脱掉,丽儿露出了高挑漂亮的身型,忙得那拍摄师左瞅右瞧,翻上腾下,卖弄似的摆弄着镜头。
    “好极了,好极啦!”拍摄师感叹着,忙碌着;一会儿撬着瘦削的屁股,一会儿举起拍摄机,一会儿又瞄着镜头趴在地上,让丽儿摆出了各种撩人的姿式与造型。
    “好啦,外像行啦,再拍内像,脱吧。”
    爽快老道的冲丽儿招招手:“脱掉衣衫呀,拍摄内像了。”,丽儿蒙了,再脱,就是贴身短衫,三角裤,后面只是一副乳罩了,这怎么行呢?这是什么试镜?
    色狼呀,我不试了。她双手交叉紧抱着自己的身子,摇着头。
    爽快拍拍手,指指墙头上的�照:“看看她们,看看她们!为了艺术,没什么难为情的。你不脱完,如何表现自己完美的自我和灵魂?就这样打住?不感到可惜吗?如果你真怕,就算啦,我们不会勉强你的。”
    “怕?”丽儿的犟脾气上来了,眼一闭,脱光了身上的衣裤。身体一暴露在灼热的空气中,皮肤上竟起了无数小鸡皮疙瘩,她知道,这是由于自己的紧张所致。
     “眼睛睁开。”拍摄师又在叫唤:“右脚尖向上垫,向上垫;胸脯挺起,充满自信的挺起来。对,就这样。”
    丽儿浑身轻轻颤抖,她用眼角的余光瞟瞟,室内的男孩儿都在忙自己的活路,没有谁像看稀奇一样在瞧她,更不用说色迷迷的了。
     “也许,他们看女人胴体看惯了?”丽儿想:“职业疲倦,职业疲倦。”,进而有些愤愤不平:“我不漂亮么?怪啦。”武汉癫痫病哪家好
     随着拍摄师举起手指:“OK!”,终于试镜试完了。
     丽儿几下穿上衣服,长吁一口气。爽快拿来了胶卷,举起说着顶上的灯光让丽儿看。丽儿慢慢的展开着,看着自己穿衣或不穿衣的影像,觉得那胶卷上的漂亮女孩儿一点不像自已。
     爽快笑道:“这是初版的,还要剪辑加工美术提亮上色配乐,再看,就全变了。”
    “爽快,走了。”,拍摄师行色匆忙的挥挥手:“再通知啊。”,“要得,慢走哟,费用在莫总那儿,自己去拿。”
    “算了,下次一起领。”拍摄师跑了,留下一串脚步声。
     “我要改行了,我不做星探啦。”爽快边帮着展开胶卷,对丽儿道:“干这行,拍摄最狠,一天串二三个场,每月揣到自个儿腰包一二万呀。”
     丽儿不信:“吹牛吧,这样要不了多久,不就发了?你自己呢?别人说星探找钱得很哩。”
     “你问问,一个拍摄师几年混成百万富翁的,多得很哟。”爽快瞪大眼睛:“吹牛?说我吗?发现一个有潜质的演员,领进门50,能试镜100,能签约1000,你算算,多艰难。而大多数女孩儿都是头轮就淘汰了,像你这样能试镜,而且试这么久,很少的。”
     丽儿笑了:“说明我能演?”
     “这要看莫总看了胶卷后,怎样说才行。”
     丽儿回到客厅时,没见莉莉,以为她还在总经理室。服务员递过一杯咖啡一盘糕点,请她坐坐休息休息。半点钟后,爽快高兴的从总经理室出来,对丽儿招手:“快来,莫总找你。”
     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端坐在大班椅上的莫莉微笑道:“你好,丽儿小姐,请坐。”
     丽儿有些拘束地坐在侧边的大沙发上,莫莉手一挥,一面超大屏幕的影布徐徐在对面的墙头上降下。
     再一捺,刚才拍摄的景象便清晰的显现在银幕上。丽儿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银幕形象,那么青春盎然,那么生机勃勃……
     莫莉关了影象,开诚布公的说:“我看中了你,签约吧。”
     女秘书拿着文件夹走来,将一式五份的合同书,一一放在她面前的小茶几上。茶几矮,女秘书腰弯得很低,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飘进丽儿鼻孔。
     丽儿矜持的微笑着,窘迫地向后退退,一眼瞅见了女秘书雪白丰挺的半边乳房,以及挂在她颈脖上精美的铂金项链……
     当下,丽儿瞅着若有所思的莉莉想:“这神经,若知道了我当时脱光了衣服,让男人拍摄,还不知要怎样骂我呢?”
     她知道,莉莉喜欢自己,甚至到了限制自己行动自由的地步。原先她并不了解莉莉为什么要这样?亏了与莫莉的认识,现在全明白了。
     “腐女?我是腐女?”丽儿想:“我喜欢女孩儿,也被女孩儿喜欢。我们相爱并做爱,我们相互搀扶,在这艰难人世和男权社会。这并没有什么呀?为什么人们会感到异样呢?”
     “你不是要回家一会儿吗?”莉莉问:“我陪你吧,然后再去酒吧看朵儿演出。”
     丽儿没有理由不点头,她知道,莉莉是不想回到自己那可怜的租赁屋。
     想起刚花了120万买新房的王燕和靠开出租车和跳钢管舞付按揭款的谢惠,对无一技之长可怜的莉莉更是充满了同情;莉莉就像一丛无根的浮萍,在不属于她的城市里飘泊。
     她伸过手去,握住莉莉有些沁凉的右手,柔声道:“走吧,你贵州癫痫病哪里治好冷不冷?怎么不多穿点/”
     莉莉没回答,丽儿奇怪的瞟瞟她,莉莉眼睛中有泪花在闪烁。“你又怎么啦?怎么哭了?”
     莉莉别过头去,眼睛望着花花绿绿的城市夜空:“只有你问我冷不冷?唉,活着太艰难了。”,丽儿柔情地握紧她的手摇摇:“不要这样好不好?振作起来,就有希望。”
     “我是这样啦,有希望无希望一回事;你要好好的活着,你才二十岁呀。”莉莉爱怜的瞅丽儿一眼:“为了你,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可以付出,你相信吗?”
     丽儿大为感动,一下搂紧她:“我不准你胡说,不准你乱想。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我们都才二十岁的。”
     “不,我老啦,我不再是女孩儿啦!你不懂,你不懂的。”莉莉终于笑了:“走快一点,伯父伯母怕等急了。”,她们加快了脚步,夜风冰凉,已有相当寒意。
     “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歌词 /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 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 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 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 / 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锻炼 / 遇风一个人然后生命全部改变!”
     路边的窗口飞出了她们熟悉的旋律。
     “别忙,你先把这个拿着,免得我等会儿又忘记了。”丽儿站住,从拎包里抠出一迭钱,数也未数的塞到莉莉手心。
     “你的房租又该到期啦,还有,去买点新鲜肉菜,一个女孩儿,哪能顿顿吃方便面?更不能光下饭馆,一旦身体垮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啦。”
     莉莉惦惦自已衣包中那张耻辱的支票,本想拒绝,但想想又接了过来。
     她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丽儿手背:“糟糕,你刚才说你签了合同?与天马工作室?”,“对呀。”
    “可你不是与蒙帝卡罗签合同在先吗?”,“对呀。”丽儿纳闷的看看她:“分别签的,是有这事,有什么不对呀?”
     “我记得你与蒙帝卡罗签的合同上好像有这么一句,‘除本公司外,乙方不能再与第三者签定相关表演或演出合同,违者除全额退还本公司所有费用外,还予以罚款十万元,并追究其违法责任’,你忘记了吗?”
     “是不是哟?”丽儿迟疑不决的望着她,有些发呆。
     就像那些白痴学者一样,不漂亮不性感木纳而高度近视的莉莉,在记忆方面好得出奇。
     对自已这方面的异能,莉莉习以为常,还以为别人与自己一样的哩。最典型例子的就是她被曹操无端下课。
     其实,为这事,丽儿如芒在背,如梗在喉,早比莉莉本人还着急。趁曹操来求老爸给其侄女补课之机,三言二语就打探清楚了。
     曹操苦着脸告诉她:莉莉记心太好,好得惊人。所有的数字一经接触,就像刀砍斧刻般,印在了她脑中。
     我刚买的全钢保险柜,有一次忘记了密码,怎么也打不开。莉莉恰好端水进来,见我急的,便脱口而出告诉了我,说是她偶然一次进我的办公室时瞟见的。
     你看可怕不可怕?我只得让她走人了;我相信,凭她这一手,恐怕没几个企业敢用她。曹操说完,丽儿摇头,不以为然。不过,为了不伤莉莉的心,就一直没将真实原因告诉她。
     丽儿想着便越来越心慌,真要被蒙帝卡罗追究起违规责任来,恐怕麻烦就大了。再说,她毕竟只有二十岁。
     二十岁的姑娘,知道什么呢?都说商场黑道,水深万丈,一波一波全是混帐。想想蒙帝卡罗那威严可狰的言语湖南那家癫痫医院正规,再想想莫莉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丽儿不寒而噤。
     想着,聊着,二女孩儿加快了匆忙的脚步。
     进了家门,没顾上与老妈招呼,丽儿拉着莉莉一头撞进了自己的小屋。丽儿一下掀起枕头找钥匙,钥匙不在,平时都是放在这儿,好好的。
     “妈,你进来一下。”丽儿粗声粗气的叫:“你来呀。”,老妈惊愕的出现在门口:“怎么啦?像吃了枪药?”
     丽儿拍着掀起的枕头:“我的钥匙你拿没有?平时都是放在这儿的。”
     老妈一下红了脸:她还真拿了丽儿的钥匙,只不过忘记了放回原地。老妈和大多数有女儿的母亲一样,女儿二十岁的生日一过,就明里暗中忙开啦。
     趁女儿外出在女儿小屋翻腾一番自不必说,翻完后就变成了一个间谍大师,精心的将所有东西复原,让女儿发不现。
     今天下午,见女儿又是一天没归,即没听到她说自己在工作,更没听说比如有了男友什么的,老妈实在按捺不住,便开始行动。
     行前仔仔细细的先瞧清楚了各种东西和物件的原位置,有的还画了草图,量了距离和大小,可就是忘记了将钥匙放回女儿的枕头下面。
     “咳,这人啦,一进四十就记性好,忘心大了。”老妈在心中骂着自己,一面佯装不以为然的笑到:“哦,我帮你理了一下床铺,顺手揣在自己荷包里了,呶,这不是,拿去。”
     丽儿接过钥匙,插进小抽屉打开,找出了蒙帝卡罗的合同,匆匆翻到一看,果不其然,与莉莉记忆的一字不差。
     丽儿捏捏小拎包里的新合同,跌坐在床沿上。莉莉却皱起了眉:“丽儿,你这合同,好像有人在上面划过线似的,是谁呀?合同不能乱划的。”
     丽儿没好气的瞟瞟:“谁划线?划线做什么?反正我没有划。”
     木纳的莉莉没注意到一旁的伯母脸色开始发白,只是细细观察:“嗯,是划过的,用的黑铅笔,这人有边读边划的习惯。”
     边读边划的习惯?这不是老爸么?丽儿忽然醒悟过来,嘿嘿,钥匙不在枕头下,在老妈兜里。她就不会拿着钥匙,偷偷打开我的抽屉翻看?
     丽儿一下抢过合同,细细看去,果然,在合同重要条款下面,都划有细细的铅笔线。然后,又被小心的用橡胶擦拭……老爸老妈的鬼把戏,这一下无意中完全暴露了。
     丽儿跳了起来,所有的不快和烦恼全暴发了。
     她�绲匾幌绿叩沽说首樱�又抓起枕头使劲儿乱砸,那雪白的棉絮从砸破的枕套中跑出来,漫天飞舞……
     老妈吓坏了,拉住女儿的手,连声叫道:“丽儿,丽儿,你听妈说,你听妈说啊,你不要这样,这不像话哟。”
     丽儿挥舞着破枕头,一身雪白的棉絮,像个白云仙女:“我不听你说,你们有啥权利偷翻我的抽屉,偷看我的东西?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吗?真是封建,封建脑袋。”
     而惹祸的莉莉则如梦方醒,苦着脸,满面沮丧的躲在一边,不时捶捶自己木纳的脑袋瓜子。
    “丽儿,你二十岁啦,不是孩子啦,怎么还是这么任性?停下来,你给我快停下来。”,“我不听,我不听,你们侵犯我的隐私权,我要告你们,我要离家出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在丽儿脸颊,歇斯底里的丽儿旋了几旋,差点跌倒。
     高扬着右手的老爸,正恶狠狠地站在她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