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桥上风波-

时间:2021-04-05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林华驾着宝马车驶进陈家村。村长刘德和和她妻子德嫂紧跟在后面。
  车子到了桥头,却被一道栅栏堵住了。林华下车,想把它挪开,却被粗鲁的呼声喝住。
  “喂,你谁?要到新村绕路走,这里不允许过!”两人来势汹汹。
  林华一愣,然后定晴一看,原来是德叔和德嫂。他挥挥手,高兴地叫:“德叔,德嫂,我是新村华子,七年没见了,现在见回你们真高兴……”边说边掏出香烟,准备分给刘德。
  “我们可见了新村的人不高兴!”德嫂说话带刺,打断林华的话。
  “还有别什么叔什么嫂的叫亲热!”
  德嫂是个泼辣的娘子,陈家村里出了名。
  林华香烟才拿出一半,愣住了,心头被泼了一盆冰冷冷的水,从心底冷到脚趾。不知招惹谁,像丈二和尚。
  “你掉头走你们自己的路,这里不允许新村的人走!”刘德冷冷的开口了。他顺便指了指远处的大弯——不久前因为争端新村自己修的路。
  “这到底怎么啦?”
  林华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上海创业,现在是个著名的商人了。这七八年来,为这两个村贡献了不少,今年回来就想看看乡亲们和村里变化,不料遭此冷遇!<如何检查是否有癫痫br>   “华子,娘可盼你回来啦!”在桥的另一端,华子他娘、爹还有新村村长林景在气喘粗粗的赶来。
  一到桥头,华子娘就冲着刘德夫妻俩叫嚷:“你们陈家村的人可不要难为我家华子!”
  刘德在陈家村还算个沉得住气的人,但是一听到“为难”这个词和这冤人的语气,又想到新村人平时那种扯着嗓子不可一世的模样,还有不久前祖坟和林大山碾死张婶鸭子这两件事,他心中不由得无名火起,眼睛霎时通红,狠狠瞪了一眼林华他妈,说:
  “谁为难他?!”
  “呦!谁为难谁?亏你说得出口,这几年陈家村的人总受你们冷眼,自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你大伯开车碾死我们陈家张婶的鸭子,扔下几个臭钱,一声不吭就走,还有你们仗着有钱,随意破坏我们陈家祖坟,还死有理!你说,谁难为谁了?”德嫂忿忿不平地接上话。
  林华大概听出些端倪,他扶了扶眼镜,问:“林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子,你可别听她胡说,我回去跟你慢慢说来”林景又对刘德说,“刘德,你也是村长,今天已经是除夕了,人家林华刚从上海回来,对这个村贡献不少,修路修桥都慷慨解囊,可这路一次没走过,你就先让他过去,不儿童得了癫痫病能上学吗然等一下乡亲们知道了,又聚在这里就不好搞了!”
  封桥之前,两村的人曾在桥上争论,还差点打起来,幸好林景和刘德调解有力。
  刘德没做声,德嫂讽刺说:“怎么啦!理亏了就关上们来说话啦,说的时候可不要把黑的说成白的。”她眼里透出鄙视。
  “还有,你们新村的人做初一,我们就做十五,你们妄想从这里通过!”德嫂又补充一句。
  “德嫂,你……你真忘本,你忘了这路谁修的?”林景生气的嚷道。
  “我们忘本,你们才忘本,别说这路借你们走七八年已够,想当年,你们爷爷那一代要不是我们祖辈接济,你们这班龟孙会有今天。”不知什么时候,陈家村又冒出一个白发老头在厉声指责。
  林华认得,那是张伯。林华正要开口,张伯手一摆,截住华子的话。
  “你们今天富了,就动我们的祖坟,你说,你们说,是不是忘本啦?”
  “张伯,你是长者,你说话得得体呀!”林景焦急接道,“我们修路,可没有碰到你们祖坟,都隔了好几米的!”
  “你倒说得轻巧,你们不知道,那里的祖坟是我们陈家的风水命脉,你们没跟我们商量,就从后面修路,破坏它的风水格局。”
广西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   “自从你们修了路,我们陈家村就没顺利过,你们这不是想害我们子孙吗?”张伯越说越生气。
  张伯和他们祖辈都很相信风水命理,现在教得下一辈也是。
  “可是,那也没有办法呀,我们要修路到果园,总不能绕一个山吧!”
  “你不可以自己掂量呀?”德嫂反驳。
  “华子,别跟他们这班不讲理的人说那么多废话,你掉头走吧!咱们自己有路,你掉头走,家里还等你吃饭呐!”华子他爹等着急了,终于憋不住了。
  德嫂听到骂自己人“不讲理”,又忍不住了。
  “你们就讲理,前些日子你们大伯林大山在我们村开车碾死了张婶三只鸭子,不道歉不止,还侮辱张婶,你们村还说张婶活该,乱放鸭子跑,你们最讲理是吧?”
  前些日子还没封桥时,林华大伯林大山开车回新村,在过陈家村时碾死了三只鸭子。张大婶看见了,冲了出来,破口大骂,说开车不长眼睛。林大山又是个死爱面子的老粗,正好那时他同事也在车上,被人一骂,觉得难下台,于是反驳张婶乱放鸭子在马路上跑,骂她活该。后来刘德和林景来调解,结果林大山掏出一叠钞票,抽了几张,扔在路上,上车走了。走的时候还喋喋不休,说了一句:“癫痫病到底要怎么治疗呢?穷鬼就是穷鬼,无非想要钱!”这话被刘德听到了,觉得被侮辱,但因为怕把事闹大,所以忍了。
  林华开始听得一头雾水,但现在基本知道封桥的原委了。他娘想开口反驳,林华摆手截住,说:“不要吵了,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就要新年了,和谐是福,大家都回去吧,我掉头走就是!”
  林华扫了一眼新村和陈家村的面貌,新村的房子一排一排的,高大而精致,有亭台楼阁,弄得像花园一样;陈家村的房子参差错落,高低不平,大多还没装修,多是红砖墙,平顶房。此时新村开始放烟花了,非常绚丽。陈家村的孩子都趴在窗台看。
  林华目光最后落在刘德身上,他走上前,沉重地说:“德叔,当初我努力为咱们两村修路架桥建学校,为的就是让两村的人能走得更近,让孩子们走得更近,可没料到,今儿两村到这个地步!”说罢,林华擦了一下眼角。
  “还有,德叔,过完年您有空到我家,跟您商量一下你们黄沙坡虫害防治的事,我请了专家!”说完,林华转身进了车。
  林华的话深深触动了他的心。半响,刘德眼里的红全褪了。
  桥头狭窄,掉头危险。林华点燃火,正要启动,刘德又把他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