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傻媳妇春花-

时间:2021-04-05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傻媳妇春花走了好多年,她死于难产。
    春花她虽死了,但她依然活在村民的笑料之中,她给人们带来笑料,同时也给他们带来笑后的啼哭。傻媳妇嫁过来时就傻了,不过她的傻样还真让人深思。傻媳妇未嫁之前,她就傻得让人无法用语言表达,吃不饱穿不暖,也很少与外界接触,并且她与外界也很少有机会接触,她的父母不让她去赶集,同时也很怕她去赶集,丢了父母的脸面,因为她很少与外界接触,外界的一切对她而言,一切都新鲜,一切都好玩,然而对别人的判断是无知和傻的认可。
结那个傻媳妇时,我还是一个孩子,我抬不了嫁妆家具,就去提马灯,一来是为了迎亲队的照明,二来是标明迎亲队伍是何家迎娶,因为马灯上有字,当然,我们孩子为了好玩和讨那一点喜钱。
傻媳妇上轿时,是她父母捆着上轿,因为她太傻,也不知什么是出嫁,为何要出嫁,并且她那种嚎哭声,回响在赤水河两岸。
    傻媳妇的父母是聪明人,是我们认识的知名人士,做道士的那种手艺之人,并且那种手艺是德高望重之人,他们知道捆绑成不了夫妻之道理,可他们就这样做,而且必须那样做,可这样一做,就为傻媳妇埋下了悲惨一生的婚姻和一生悲惨命运。
    傻媳妇的童年,就过得很悲惨,也许因为她是难产女,就逗来父母的深仇大恨,因为她是难产女,就留下智障残疾,头脑有些问题那种人,加上父母不喜欢,上学就没有了机会和希望。她看见别人能上学,而自己不了能上学痛苦而恨自己的父母,而她的父母也认为她是他们家中的包袱,并且是很重的思想包袱,父母想甩掉她。
    要不是傻媳妇在家有一份土地,她早就没有了命,那一次他父母商量,把她带到家附近的悬崖上,准备推下去时,碰上了他们村的村长,村长的正直为他挽回了生命。村长说你们家再穷,她可是有一份土地,可以养活她一辈子,若你们这样杀了她,土地要收回,并且还要抵命,那时是必须枪毙的,后来那个村长,还把这件事告诉了公社书记,公社书记很生气,要用傻媳妇的父母游街示众,告诉那些人不该如何如何做不道德的之事,再后来那个村长说傻媳妇的父母知道错了,因为她父母绑她放在背篼里背到悬崖时,她弟弟也一同前往,当村长撞上骂了傻媳妇父母之后,他们才求村长放过他们,最后把那个背篼欲扔在悬崖下,可傻媳妇的弟弟对她妈妈说:“待你们老了,我也用这个背篼背你们来这里,然后推下山崖,让你们也升天”。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并且童言无忌,村长就对傻媳妇的父母说,你们就这样言传身教教自己的孩子,你们不怕报应。
    公社书记没有惩罚傻媳妇的父母,可毕竟公社书记知道了这件事,就因这件事,傻媳妇的就更没有机会上街赶集,她父母怕别人对她和她父母指指点点,或者说三道四之类不好听的话,而村长又不是傻媳妇的父母,保得了一时,也保不了一世,傻媳妇就这样活着。
   傻媳妇活得差不多与世隔绝,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她一人承包了,喂猪煮饭,洗衣扫地,样样都让她累得喘不过气来,但她稍有不当,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傻媳妇活到了十七、八岁,除了智力有些问题之外,她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她也想自己长得漂亮些,可是人的漂亮是三分长相,可那需七分打扮,她没有钱也没有机会有钱,何况她也不认识钱,她就是一个不认识字的睁眼瞎,生活中可她急需认识钱和钱外的东西。
     傻媳妇春花因长得几分漂亮,头脑有些傻,很多人都想占便宜,特别是那些光棍们,做梦也想娶她做新娘,但事就是那么难,都是因她父母对她的看法和做法,让她不能象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她的性格在压迫中扭曲。
     当春花被割猪匠老李强奸之后,春花一切都变了,那个割猪匠占有些手艺,就生活得很风流,曾让不少妇女偷过他这个野汉子,因花了他的钱,济宁癫痫医院比较好,一看就懂让那些戴绿帽子的男人在钱的份上没有声张,渐渐他的风流名声,比他的手艺知名度传得更远而更传奇,他每天敲着割猪匠的小锣,到处寻花问柳,一天到赤水河岸,他的割猪匠吆喝小锣声,引来了一位老太婆,那老太婆说她家里有一只猪需要阉割,但那只小猪特殊,怕他割不了。而那个老李说是他割了几十年的猪,没有割不了的,并且他吃的猪根和猪肠子(就是母猪的儿肠)少说有几百斤,就没有听说割不了的猪,除非那头猪太大,我按不住它。
     小时候,我看见割猪匠老李,在我们家割猪,那头小猪被他踩在脚下,那头小猪嚎哭,怎么样挣扎都没办法,任凭割猪匠割掉公猪的男根和割掉母猪的儿肠。我爸说啦是给猪结扎,不让它们生猪仔,以免它们发情,为情而发狂不好喂养,我们小孩也不明白,大人还花钱请割猪匠折腾那些猪畜生。不过为了有猪肉吃,我们小孩还是不反对大人这样做,但我们觉得那样做,猪有些可怜,可我们小孩把这些想法告诉大人,大人不理我们小孩,他们还把我们这种想法告诉很多人,我那些表嫂们还与我开玩笑,要把我按在地上说割我的小鸡鸡,当那个割猪匠老李的吆喝割猪匠锣声一响,我们小孩就害怕被那些表嫂们,把我们小孩当猪割掉,因为我们怕没了那种东西,就拉成尿,还有当那些表嫂们说,没有了那东西,以后娶不成媳妇,你想一想,娶过来,不是让他们守活寡吗?大人们还说,男人没有了男根,自己家的女人就会给男人戴绿帽子,而那时我也不知道戴绿帽子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冬天的赤水河畔,有很多老人戴帽子避寒,当然,也有人戴绿帽子,我们小孩就走过去问,他们的男根从小是不是被割猪匠老李割啦,或者他们自己的女人偷了野寒子,才有他们的绿帽子戴啊。这一下子,我们小孩遭到那些老人的毒打。那些老人还把我们小孩带到学校校长那里评理,说老师没有教好。老师也要见我们学生家长,免不了一顿毒打。我们小孩犯了什么错,他们也没有告诉我们,只知道有些冤枉,其实,那是赤水河特定文化惹的祸。那是因为戴绿帽子是一件很丢男人面子的事。
     因为戴绿帽子事件之后,割猪匠老李是不受我们小孩欢迎的,并且我们都躲着他走,听见他的吆喝割猪匠锣声,我们看怕他割我们小孩的小鸡鸡,而那些大人和那个割猪匠老李,专逗我们小孩,就要割我们的小鸡鸡,说割来炒着做下酒菜,让我们小孩经常害怕得大哭,我们哭了,大人高兴,就不再逗我们啦,可大人们说,小孩的鸡鸡是没有被割,可大人们的大鸡鸡在80年代被计划生育割了,他们说割鸡鸡终于被割了,并且现了 ,还真不该过份逗小孩,那是报应,因果报应。我们小孩听大人们这样一说,还暗地里高兴。割了你们大人的大鸡鸡,看你们如何生活。
    割猪匠老李,不明白他割不了的猪,原来是那位老太太的孙女的丑事,那老太太不便于给别人说,那是孙女用黄瓜当男根,塞进她的那里面,她正在高兴时,老太太叫她吃饭,她一惊就断在里面,怎么也拿不出来,并且还很生疼,叫了几天,怎么办也找不到好的方法。那个孙女,以前用老太太摘回来的茄子,细小的茄子如男人之根,放进里面没事,并且在夜晚睡觉都没事,直至焉了放回原处,她奶奶煮来吃了也不知道,这些都是这次黄瓜事件之后,她孙女才告诉老太太的,而那老太太也告诉那个割猪匠老李,她孙女的父亲因偷盗被判了刑,而她孙女的妈妈跟别人跑了,她们只有祖孙二人。割猪匠老李不帮她,就没有人可以帮她了,并且遇上这样的事也是笑死人的事,难于启齿之事。
     割猪匠老李明白那老太太让割猪,原来是要他帮助她救孙女。他说有些难,并且要那老太太在堂屋焚香案,求上天保佑,当他在房里敲一次吆喝割猪的小锣声,那老太太就要说阿弥头佛,上天保佑,而那老太太必须这样做,因为她认为没有其他办法。
     割猪匠老李走进那老太太孙女的房间,孙女躺在床上,很是痛苦,看见陌生人进来,更是有难言的痛苦和莫名尴尬,割猪匠老李在她腋下划了几下,那姑娘一笑,她两腿之间下面一用力,那断掉的那截黄瓜就挤出来了,打在武汉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割猪匠老李的嘴上,他又好气又好笑,但他又不能笑出声。割猪匠老李本来就好色,遇上乡间女子思春情怀,就想做成好事,而那乡间女子,稀里糊涂就被老李做成了女人,可她奶奶还在堂屋求神拜佛,那割猪匠老李的男根,每往那女人那里一次,就用脚蹬一下拉割猪匠的锣,每响一次,她奶奶就很虔诚地呼一次上天保佑……
    男人都有些劣性,当然也包括割猪匠老李,他占有了那个女子的便宜后,就差不多逢人就说他割的那头特殊的猪,以及那次艳遇,他这样天天重复说,不知道那件事的人都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知道那回事的人都想在她身上发生那种事,她奶奶已年迈体衰了,帮不上什么忙,而她牢里的父亲又是无期徒刑,那是渴望不上的事,而她的妈妈,被别人不知道拐卖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那女子忍受不了那么多人对她的性骚扰,她天天身上背一把菜刀,用来对付那些人,但她依旧没有逃过那些坏人对她的哪方面向往,因为那个割猪匠老李,口中描述那件事的黄色版块,太让那些人向往那事,后来也发生了那事,她去公社报案,没有人理他,说她风流成性,是她自找的。
    那女子向公社求救后失望而归,这也许是与她父亲盗劫案入狱有关,给公社那些人判断和观念有关。因为她父亲是劳改犯,她去报自己被别人性侵犯,别人是不会相信的,别人也没有受理,而那个人还想占有她。
     那女子只好求助于自己随身带的菜刀,用菜刀解决一切侵犯她的人。自从她砍伤那个村长的儿子之后,就没有人敢惹她,不过也为她带来了巨大的代价,村长本想要她坐牢,她被送到公安局之后,那个局里的老领导知道她父亲还在狱中坐牢,就过问此事,知道都是割猪匠老李惹的祸,但那种情况下。说老李强奸她似乎不成立,因为她奶奶要他帮忙,若是诱奸似乎又不成立,但因她砍伤人别人,她成了正当防卫,她就没有了罪,那个老领导收她做干女儿,后来她回到村里,好多人都躲着她,因为她干爸是领导,她爸的案子推翻了,后来出了狱。当然,她做那个领导的干女儿,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做干女儿的分量和付出,是她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一切,因为她男人是一个无法正常行房事之人,那都是她干爸为她安排的男人。
     割猪匠老李在那个女子身上,没有犯事,就有些更大胆啦,而春花就是第二个受害者,都知道春花是一个漂亮姑娘,春花一家人都去赶集了,留春花一人在家干家务活,那个割猪匠老李经过春花家门口,就准备打春花的主意,就说春花妈要她与他做那事,并且做那件事之后,春花可以生很多小猪子,而这些小猪子可以卖好多钱,也可以为她办嫁妆。
    春花知道,她家的猪是被割猪匠老李割过的,也不会下猪仔,割猪匠老李这样一说,还真让春花心动,因为那样可以办很多嫁妆,并且能为家里挣钱,父母就不会打她,也会更喜欢她。就这样割猪匠就占有了春花第一次。
    春花的父亲知道发生那件事后,十分痛苦,但春花的父亲是手艺人,见过世面,有的是心计,她需要的是面子,人活着面子比命重要,他就请割猪匠老李喝单碗,而割猪匠老李常常喝醉,他到赤水河边,被别人推在河里,据说怎么死的,说法不一,有人说是吊死的,因为他掉进河里,草帽的绳子吊着他的头,说他是淹死的,也对,泡在水里几个小时,不淹死才怪,说他是醉死的,在验尸时,他胃里有浓浓的酒味,更有人说,那是黄瓜女事件主人干的,是割猪匠老李的流言蜚语,让她不得不与那个老领导做干女儿,其实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春花的肚子一天天大了,春花很高兴,她以为她可以生一窝猪仔,也可以办很多嫁妆,可愁坏了春花的父母,那就必须尽快嫁出去,哪怕赔嫁妆也要尽快嫁出去,否则就有大麻烦。
    春花因大了肚子,嫁到我们生产队廖马那天,她也很搞笑,拉了一轿子的屎尿,臭死了,不过,没花一分彩礼钱,白捡了一个媳妇,还是值得的,廖马天津哪个医院看癫痫一家人高兴死了,毕竟廖马一家8个光棍,总算少了一个,至少让他们不绝后。廖马家比较复杂,有同父不同母的姐妹,也有同父不同母的兄弟,而兄弟姐妹间又有不同父母的亲情,他们一家10多口人,是几个家庭组合在一起的,严格说是四个父母组建的一家,那个年代,人口越多的家庭,负担越重,特别是男孩子家多的家庭,那就更不用说了,廖马的大哥的媳妇是用二姐换亲换来的,二姐出嫁后,用黑布蒙着眼抬走的,后来没有回过家,因为她认为父母这样做如杀了她,她已经不存在了。后来她的孩子是回来玩过,后来的后来,她也不让他们回外公家,她说那样可以惩罚她父母,只考虑自己的儿子香火之事,不考虑女儿的幸福,她嫁的地方是高山上,是没有人要嫁过去的人间绝地,嫁过去都是被换亲换的,可嫁过去的女人要完成四兄弟的香火继承。虽嫁的是老大,可小叔子借开玩笑时,脱了她的裤子做了那事,并生了一大堆孩子,谁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谁是孩子的具体父亲。就按大小分给四个兄弟养,而他们四兄弟有了孩子和儿子,就不把她当人看,而计划生育结扎的事,只有找她,因为都认为是她惹的祸,她挨了那一刀(结扎)带来好多病,而那四兄弟还不放过她,依旧轮流做那事,他们认为结扎了做那事更放心,至少不怕她再犯计划生育了。而他们四兄弟共妻之事,她也去政府反应过,至少结扎时,与那个医生说过,可那个医生说你也只能跟政府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事,只负责手术。廖马二姐手术后,找到政府人员,说那件事,要她找县妇联反映此事,可妇联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说她嫁给老大而被其它三兄弟占有是家务事,妇联那个人说她管不了。她只能恨自己的父母,另外就恨自己的男人,可自己的男人说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自己的弟弟穿一下哥哥的衣服不行吗?问得她说不出话来……
     廖马是家中的老五,家里没有姐妹可换亲的人,以前有一个妹妹,家中要拿她换亲,她不愿,吃老鼠药自杀了,因为她看见二姐的悲惨生活,生不如死,死了是干净身子的女子,还可以上天,来世做男人,男人即使娶不到女人,只是做光棍,永远没有女人去换亲那么悲惨,过的生活不是人过的日子,所以廖马的妹妹走了绝路!结束此身,而他的父母认为,若她不死,至少让家中少一个光棍,也可以多完成香火继承的任务。
     在这种情况下,春花嫁到廖马来,实属意外,那是廖马亲戚媒婆的功劳,媒婆人际宽熟人多路道广,春花就是她成功范例,廖马小时有很严重口吃,为人也忠厚老实,农业学大寨那年,他给别人看倒车,他的口吃病差点犯了杀头大罪,他说:“倒……倒……倒不得了”。可那车也翻到了赤水河,而那车里有一个领导牺牲了,葬身赤水河,后来廖马还为此事关了几天黑卡,县委书记也审问他,他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县委书记看他可怜,就放了他,顺便去他家作客。廖马家中感激县委书记救了廖马,就请他吃饭,而那面条作菜的乡间饭桌上,廖马就试面条盐味够不够,而廖马的再次口吃:“放……放……放……放不得了”。,那盆面条真的不能吃了。那位县委书记也很好笑,他也学廖马口吃说话“放…….放……放……放不得了”。这一笑,廖马父母就觉得县委书记与他们没有多大距离。在县委书记走时,廖马父母就大胆地要县委书记下次来时带红蓝铅笔,一头是蓝色的,一头是红色,用来画画用,可廖马用口吃语气又说:“红……红……蓝……蓝……笔”。县委书记说是什么颜色啊!他故意逗他玩。可县委书记回了城,他跟单位上谈起廖马口吃之事而闹的笑话,笑得同事们直不起腰,可他回到家里,说起这事,被县委书记的老婆骂了一顿,她用妇人的眼光和观点处理这件事,认为不应给他买那种铅笔,怕那些人为此大做文章,何况廖马家很穷,富不跟穷斗,官不与民斗,何况廖马家是穷民呢!她要县委书记远离那种穷人。廖马没有接到县委书记的红蓝铅笔,生活就没有了希望,原以为有贵人相助,以后可以为官。
   也许那支红蓝铅笔,就是廖马一家十多口人的精神支柱也是那个生产大队的政治后台,可后来那个县委书记再也没来过我们生产大队,再后来的后来,因为他犯错误调到其他地方闲置单位。
 &nbs癫闲病什么时候会发作p;  廖马没了那次红蓝铅笔事件之后,读书不努力,因为他心目中的精神支柱倒了,而那个生产队长,,以及公社的人都欺侮他们一家。长大后的廖马口吃病更严重。也许是心病所致。可没有人知道,他也不给我们这些小孩说。
    春花洗完澡就与廖马互拜了堂,然后进了洞房。可新娘子不在洞房里呆着,她说那里面不好玩,外面人多好热闹。她就坐在席上,她跟那些人说她要吃饭,肚子好饿,那些人就象看西洋把戏一样看她,并且都笑她。她说她家中昨天办酒,她吃得太多而拉满轿子屎尿,她父母以前不让她吃饱饭而闹成的,如今,可以吃饱饭了。她吃了一碗饭之后,问那些人是否还有饭,她还要吃,别人觉得她可怜,在后家(娘家)饭都吃不饱,真是悲哀,别人就不笑她了,并且她肚子的孩子已经出怀了,再笑她就没有人性了。
    春花新婚酒后,晚上是闹茶宴会,可因春花有些傻和她还怀着孩子,闹茶宴会早早散了,人们说怀着小孩闹茶,没有意思,并且别人已忌讳着,亲不亲,老丈母闹茶有什么区别。还有说法是亲不亲,老丈母送亲之说相似,老丈母送亲意味着丈母娘看上女婿了,并且小姨妹也不能送亲,否则小姨妹要嫁给姐夫,或是嫁大送小的。
     春花嫁给廖马后,生活有了好多改变,生活也有了目的,以前廖马没有老婆,就是单身汉,可有了老婆,就得像结了婚的人,那时廖马也不小了,25岁在农村是老的童子军,关于他与春花的房事还闹了很多笑话。
     春花结婚第二日,是谢客宴,要请好多人,春花在宴席上闹了笑话,她说廖马欺侮她,而她的裤腰上的纽扣没扣上,能看见腿上的肉,那时还未流行内裤,那时农村,穿内裤似乎是多余的,因为外面有裤子遮住丑,就没有必要浪费。其实那是因为穷惹的祸。廖马在新婚之夜与春花没有行上房,廖马和他的好多远亲都知道,因为他们来自远方,一下子还走不了。当晚就留下来,当然也听到春花房里异样的哭声,加上春花裤腰上的纽扣没扣之事,才明白春花洞房的小插曲。
春花洞房小插曲,让廖马好气又好笑,春花当作众亲说廖马欺侮她,他们也不知帮谁。但洞房之夜是人之常情,都要做的那种事,也是做别人新娘子的潜规则,但春花这一闹。别人就说廖马娶你欺侮你,并且这些小叔子也要欺侮你……,因为新婚三年不分老小的风俗,家有喜事就开玩笑的地方风俗,别人也说廖马练了那么多年的“童子功”。看来还得练下去。
    春花对着众乡亲说,割猪匠老李就这样欺侮我的,让我拥有肚里的小猪仔,我还准备卖钱呢!
     春花后来干农活,当然比较轻的,她要她家公等她,或者在她家公面前方便,可气死他们一家人了,而别人说那是上辈子所欠的,或者是上辈人所造的孽。该下辈人偿还,不过,她上辈人是抗美援朝将士,可他退到地方后,他成了土匪头目,因他犯了那些事,他后来的补助,就没了。要不因他参加抗美援朝之战,他参加土匪之事早就掉脑壳。
春花后来生小孩,头胎难产,要了她的命,因家中没有钱,几天难产下来,只有选择救小孩的命,他们说小孩是春花生命的延续,后来选择把春花放在牛背上,实际上相当于放在牛背上压出小孩,据别人讲,那种样子很惨的。
     春花就这样死于难产,廖马留下了一个女孩,20多年过去啦,那个小女孩如今也成了大姑娘,当然最近结了婚,但我没有去,因为我在广东做了20年农民工,同时也体会到人世间的人情冷暖,更能体会春花在社会底层的悲惨生活命运。
    据别人讲,春花的女儿长得很象春花,春花的女儿已嫁给一个学外语的大学本科生,不过也在外打工,据说是为众信集团卖红军四渡赤水酒呢!
    春花留给我们的记忆是短暂的,也是永恒的,它留在我心灵深处,让我明白贫穷就得挨打,贫穷会让人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