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盗猎者的救赎外国民间

时间:2021-07-09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18年前,一伙盗猎者进入可可西里腹地。9天9夜中,他们猎杀了1000多只藏羚羊,随后枪杀环境保护者、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索南达杰的经历被拍成电影《可可西里》广为传颂,而那场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藏羚羊猎杀行动却随着猎杀者的潜逃和坐牢逐渐被人遗忘。

  “如果那个时候你在可可西里,你可以见到四处是布满尸斑的藏羚羊遗体,我现在觉得,我杀了它们,坐牢赎罪都是应该的。”

  18年前,马生华的身份不是一家拉面馆老板而是手持枪支的盗猎者,他也不在这春莺暖树的苏州开店,而在2300公里外的可可西里无人区追杀藏羚羊。

  1993年12月的可可西里,马生华那个时候25岁。

  暗夜中,他看见,一个同伴站在被点燃的汽油圈内,熟练地将尖刀刺入藏羚羊的脖子,几秒钟后,一只藏羚羊就皮肉分离了。

  在他眼中,那个时候可可西里的夜是红的。“汽油燃烧的火焰和藏羚羊脖子溅出的血把整片滩涂给染红了。”

  马生华,电影《可可西里》盗猎者原型之一,当年可可西里地区最大规模猎杀藏羚羊的猎杀者之一,并参与枪杀可可西里保护者、治多县县委副书记索南达杰。

  2011年12月12日,已经刑满释放4年的他向媒体自白,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口述,给当年可可西里地区的疯狂盗猎,提供作为一名盗猎者的真实经历和视角。

  而就在2011年12月初,在公安部部署的“清网行动”中,马生华的6个同伙相继向警方自首,这也使得17年前,那场新中国建国以来警方破获的最大规模藏羚羊盗猎细节趋于丰满。

  能除根的癫痫病医院16岁那年点燃的汽油瓶

  第一次参与械斗是在1985年,马生华16岁的时候。

  那时他到可可西里无人区是为了淘金,200人的淘金队伍在方圆二三十里的无人区已经干了五六个月。

  那天,睡到中午的他迷迷糊糊地看见对面的山梁来了一群人,直接倒在沙砾地上休息的他先看见远处几个人影晃动,而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都拿着锄头和铁锹。

  他紧张了,也害怕极了,16岁的他迅速推醒另外一个同乡,“他们是谁?他们要干嘛?”

  同乡多余的话没有,站起来就踢他,“快起来,那些人是来抢地盘的,快去叫老板。”

  械斗就这样开始了,几百个农民在无人区里为抢夺金子搏杀,生死自负。

  双方相距十几米,先是远程攻击,再是近身肉搏。

  现在马生华还记得,当年一个同伴帮他把汽油灌进白酒瓶里,然后再将灌好的汽油瓶递给他,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将着火的汽油瓶甩向对面二三十米外的人群。

  “打到人没有?”

  他说,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汽油瓶摔碎之后,一片沙砾地被汽油点着,火燃起来,抢地盘的人群也被汽油火给打散了。

  80年代的可可西里,马生华说,这种械斗时有发生,“谁打赢了,就是谁的地盘。”

   可可西里到处是

   被淘金者挖出的深坑

  马生华感觉,自己在可可西里淘金的勇气被他那颗甩出的汽油瓶给瞬间点着了。

  在可可西里淘金,淘金者每天早上五内江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六点钟就得起来,气温零下40摄氏度,每个淘金者都把自己的脸蒙牢,只留出一双眼睛。

  淘金要有技术的,淘金人首先要识别山脉中的金线(富含金沙的山脉纹路)。

  马生华通常找到一条沿着山脉长达二三十公里的金线,在金线边缘挖上十几个大坑。

  “有时候,淘金人光挖坑就挖了五六个月,每个大坑的直径都有20米以上,深达10多米。”

  他们50个人挖一个坑,运气好的时候,挖个十米、八米后就会发现和冻土层不一样的一层沙子,薄薄的一层,带有金色颗粒。

  “和普通沙子不一样,那就是金沙!真正的金沙!”提到淘金,马生华依旧兴奋。

  找到金沙后,他将这些特殊的沙子倒进老板发的淘金石槽,不断用水把沙砾往石槽的两边冲,金子比沙子重,水冲到最后,石槽中就剩下了金块和金沙。

  那时候金沙层含金量高,一晚上,马生华和伙伴就能淘上个十几两,几个月下来,他们就淘了几十公斤。

  有一次淘金,马生华分了3000块钱,他冲回化隆县老家娶了个老婆,那年他才17岁。他的老板赚了钱就去玉树找了个“二奶奶”(意思为:包二奶),这个老板的外号叫“愚公移山”。

  马生华说,在整个80、90年代,在青海化隆县淘金的人至少有二十万,整个可可西里到处是被淘金者挖出的淘金坑。

  一个冬天,马生华也听说了一个细节,在那个冬天的可可西里,两个淘金人直接掉入其他淘金队伍挖出的深坑,当场毙命。

   打羊比淘金来钱来得快

  80年代湖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末、90年代初的可可西里,淘金成为一种“时尚”,马生华说,当地一些政府官员也开始加入淘金利益链条。

  “政府官员圈出一片草皮,谁拿钱,官员就让谁开采,这片草皮采到金或采不到全凭个人运气。”马生华说,“我的老板就曾向一名官员缴纳了7万元草皮费,运气好的发财,运气不好的破产。”

  他自己也缴了钱买了一片草皮挖金,“结果运气不好,我们动作慢了,那年冬天来的特别早,冬天一到,金子就不能挖了。”

  一天,他开货车上玉树的时候,看见一个熟人驾着手扶拖拉机下来,拖拉机上驮着几张羊的皮子,他认得那些皮子,“就是藏羚羊皮!”

  那天,他和这个熟人住到了一个宾馆,也是从那天开始,他才知道打羊比淘金来钱来得快,也更加容易,“以前皮子不值钱的时候,我们只是偶尔打羊,为了吃点肉。”

  “那时候的羊也不像现在,几千只、几千只聚集在一起。”但马生华第一次打羊经历现在看来是不够成功的,场面甚至是有些滑稽的。

  第一次打羊,马生华说,自己不会打,因为藏羚羊跑得非常快,自己的吉普车根本就追不上。

  随后,他们开始尝试晚上追羊,但藏羚羊一看到吉普车的车灯就跑,那一晚,他们只打了一只羊,他的车也在追羊过程中坏掉了。

   饭馆背后的秘密

  随后的几个月,马生华才慢慢从很多打羊人的口中知道了盗猎藏羚羊背后的秘密。

  在今天可可西里的五道梁,也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的南缘,从格尔木进可可西里最难走的一站,很多过往司机和行人都会在这里加油和休息。

湖南癫痫病哪里治的比较好

  就在这儿,马生华说,当年一些人开了各式宾馆和饭店。“这些饭店除了提供吃饭外,背后就向过往路商收购藏羚羊皮,收购之后就开始成堆成堆地从西藏运往印度。”

  野生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也提到了这一点,他在一份调查报告中这样写道:“看到牧民们从羚羊皮上揪下羊绒卖给当地的零售商。在一个零售商的院子里,有几大袋羊绒正准备被走私到西部尼泊尔,并从那里再到克什米尔,在克什米尔,这些羊绒将被织成披肩和围巾。”

  90年代,在黑市上,一张藏羚羊皮的黑市价格是480元。

   被遗弃的盗猎者尸体

  “我最先透过湖面的冰窟窿看见,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一个黑色的轮胎最先漂上来。后来,我隐约看到下面有一个东风汽车的横杆,我说下面肯定有一辆车子。然后,我们几个人就用手上的枪托往下砸,砸了一阵后,黑色的汽油就从湖底浮上来。水底下是一辆东风车,车的驾驶室里有一具男尸,那人很年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和其他人把他拉上来了,身上也没找到身份证。

  “他死之前把车门拉开了,戴着白手套的一只手反勾出车外,抓着车外面的栏杆,做出跳车的动作,但他还是死了。

  “在这个冰窟窿的不远处,我找到了几只汽油桶,还有几发打掉的小口径枪支的子弹壳,我坚信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来可可西里的盗猎者,只是这个小伙子车速过快,压垮了冰面,冲进冰层之下,随后同伴把他抛弃了。”

  这是1993年12月末,马生华最后一次盗猎藏羚羊途经可可西里地区卓乃湖时看见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