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雪峰山之韵] 春之韵阳春三月,春光无限,处处鲜花次第开放,唯独雪峰山…

时间:2021-08-28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之韵

阳春三月,无限,处处鲜花次第开放,唯独峰山之上的映山红还没吐蕊,也许它还有款款深情需要积蕴。

雪峰山的美,是少不了映山红的。英雄山上,有先烈的鲜血流淌。烈士已随风远去,精神却种在了高高的山岗,融入山峰之间。映山红崇敬英雄,灿烂就是它表明的心迹。

静静等候映山红的消息。但也不要错失雪峰山一山的春情。

雪峰山春情满怀,是多样而丰满的。叫醒春的,是一群不约而同的山雀。它们不甘,耐不住清寒,心中总在拿捏不醒。不能没有蓝图,雪消融了,春天就该来了。杉木之上的山鸡,叫声大气,依仗多年来山中凤凰的资历,它们在高高的树上叫唤春天,呼朋唤友,却不轻意示人。路过的乌鸦,在高空丢落几粒并不动听的音符,向祖先的故园打声招呼,表明游子的后裔,也向往雪峰山之春。

春真正抖擞起来,竹笋、山蕨们给她鼓了把劲,它们的问世,为壮行。竹笋,在土壤里躲了一个冬,闷在土中,不是它的个性。它的目标是利用大好时机,突击蓝天。山蕨,不管身份卑微与地位高下,破土而出,活力四射,它们的生存意志就是与杂草一样,为了让整个山野长满绿色。山林在蕨笋的刺激下,不服气地长出鹅黄嫩绿,让春脸面迅速光鲜靓丽起来,精神焕发。绿色长满原野,是雪峰山的。( 网:www.sanwen.net )

山花上演,点缀山间精彩,蜂蝶不请自来。清幽宁静的山中,其实是一个热闹的世界,虽然飞虫们声音有些细微,却性情味十足,它们不需要伪装。野山桃,并不多见,毎一株树都满血开放,最懂风情,即使花瓣飘落,也要落成花。山苍子树不声不响就一树繁花,在山林里,地道的成了招蜂引蝶的高手。山楂树在岩石之上,有些清高,让花开放。游人不由驻足观赏,蜜蜂在花丛里感受。路边成片的草花,跟的百合花一样,不大招眼,始终面向,蝴蝶围绕它们却不依不舍。山中小花的境界,远在山下俗人之上,因为它们站得更为高远。雪峰山中的各色花,没有雍容华贵,却清香扑鼻。

野兽的动作,似乎有些迟缓。野兔精瘦,元气有待修复,它们在山脚暂居,等山岚里带些柔和,小草长满山峦时,去山腰与放牧的牛羊争点草吃。山鼠偶尔出来溜溜,更多时候呆在洞穴里看春雨润草,草根是它们一年的希望。黄牛悠闲地在路上扇动尾巴,甩动双耳,在驱赶没有拘束的山蚊,还不忘卿卿我我。丰草丛,让它们没有后顾之忧,身边叮当作响的流水声,是它们听惯的春天慢节奏。黄鼠狼在路边露个身,漫不山东重点癫痫病医院经心,只为觅食而来,并非让行人知晓它们的存在。它们一旦发现了人群,一溜烟跑远不见了。,雪峰山的野兽,春心荡漾,野性似乎有些不足。

雪峰山的春天,美在身姿,美在包容,美在和谐。美在,她能抒发情怀。

人间四月天,雪峰山野生映山红依然没有开放,过早登山赏春的人们不无遗憾。惯看了各地星星点点的花坛栽植,也攀爬过专门的景观山野,总是感觉这些景观中的杜鹃花缺少了些什么。雪峰山的映山红,开在山隅,开在山顶,在清幽淡雅中开出的个性,活着一份坚守。它们成片生长,开放热闹,炫丽抢眼,没有一丝拘束,尤其云雾弥漫着的浓郁花丛,壮观的画面太过惊艳了,艳绝了整个山野初!它们的开放,是春在山峦留下的谢幕手笔。不信,春末夏初你再来看看,映山红一定是你的艳遇。

有雨的雪峰山,春还是有些清冷,云雾笼罩山头,不愿轻意离去。离散的雾,在山中游走飘逸,它们也想一睹映山红的芳容为快,以最后的浪漫,对雪峰山春韵说声再见。

夏之韵

余意未尽的映山红,以最后的热烈迎来。盛夏亮相以后,雪峰山的雄浑才陆续展露。

在地下苦练四个春秋的苦蝉,选择这个季节,以歌手身份唱响起生命的精彩,唱响起雪峰山盛夏热闹的主旋律。它们鸣声彼伏此起,互不相让,也互不干涉。每一个歌手都是主角登场,每一处空间都是展台。黄雀对苦蝉清唱不服,常常展示歌喉,无奈群体不大,只能和音。布谷聪明,此刻甘心只当当鼓手,摇头粗声鼓几声舌头。猫头鹰干脆眯眼睡觉,等待晚上出来干吼几声,表示它的存在。鸟叫虫鸣,声声入耳,雪峰山的韵味在歌声中节奏开始明快。

东西方向来的气流,爬坡而上,在山顶上狭路相逢,一阵过招,搅得天空乌云滚滚,雷声隆隆作响。风过山林,松涛激荡,遍地声响,犹如古筝急弹,波音延伸。狂风之后,雨水说来就来。雨中,竹林迅速崛起,小草忙着拔节,弥猴桃牵拉树枝看着见长。鸣蝉虚惊一场,换了个位置,又全民K歌了,歌声比先前更为响彻。野雉闻声而动,洗个澡,钻进窝巢喂崽。唯有野猪,处惊不乱,若无其事,在杉树林里嘴拱泥土,眼盯葛根不松懈。因为风雨交加,山地炎热已经消除殆尽,绝顶的矮竹受到风雨击打,全力应付,显得精力不足。有些没精打采,此处英雄山的牌子,岿然不动,字迹更为清晰,地镇守这座雄峰。

山下不远,依旧炎日当空,不见云朵投下阴影,不见鹭鸶高飞。

雨歇风停,坪山塘中,彩虹跨在两山之间,蓝天作为背景,绝妙的作品得以横空问世,为天地设计。雪峰山资源库,专供游客观赏。天女湖池水里,水气蒸定西治癫痫病医院?腾,如轻纱飘舞,四面云雾弥漫,迷茫深幽。仙境在此,不曾是传说。胭脂沟里,泉流声势浩荡,一改斯文风格,倾斜而下的水势湍急,白色浪花飞溅,在树林之中,绿白相间,自成一派,景致别有一番韵味。昆仑墟下,雨后空谷喊话,余音袅袅。山花处世无争,泉水流淌无声。杉木高耸,阳光透过枝叶,虚幻中弥散坐禅静气。行人在此,凉风袭身,可抖落尘嚣,消除躁热,求得戾气全褪,浮华清零。帽子岭上,风吹发乱,只见群山苍茫,只见村舍如点,不见侠客行走,不闻鸡犬互鸣,纷繁皆飘渺于风烟。此时此刻,何人又不能世事相忘于江湖?

头顶之上,丽日蓝天,白云朵朵,随心随性地去享受它的自由。山中清凉如春,雨洗涤后的山林,青绿逼眼。山岚吹拂下的生灵,气场无敌。站在栗子坪空隙处,远望群山,连绵起伏的山峦,烟波浩渺处,犹在游动,或远或近,或静或动。此时,置身天地之间,不禁感喟自然之博大,人类之渺小。好在,身在雪峰山,仍可傲慢一回,眼中有雄山,心底天地自然宽。

遥望与帽子岭遥相呼应的鄜梁山(古佛山),记得山顶古寺上有一副对联“一带亁坤身外小,两轮日月眼中低”,正是元末明初枭雄陈友谅归隐雪峰山顶。观山之所感,浩浩大气,无限放大。对于雪峰山与它的古称昆仑、楚山,古今多少诗人歌咏时,豪气干云,而又心生敬畏。遥望九道湾处,一条公路盘旋于沟壑幽深的山谷,遥想当年中国军民队伍沿道路回旋,穿过重重关山,欲御寇敌于此,拼死最后一战。心中荡气回肠,热血沸腾,犹如群山起伏跌宕,久久不能平复……多种观山感受与想象,只会在炎炎烈日之下,才可生发。

夏之韵之于雪峰山,二字壮哉!

秋之韵

雪峰山的,似乎来得早些,枫林还没有闻到雁南飞的笛音,就开始为枫叶筹备一场盛大的探戈舞会,好让它的生命在秋天画上激情澎湃的句号。

秋风秋雨中,枫叶在历练。山中的一切都在历练,在历练中平仄秋韵。

蛐蛐接过鸣蝉的传声器,在草丛中开设晚间专场,顶着秋风继续清唱生命短促的乐章。松鼠小心翼翼地捡拾地上的板栗,准备填满家中的粮仓,为安逸一个冬。布谷鸟没有辜负季节,它的哨音正演绎着一场成熟后的盛宴,等到了想成真,心安理得。野山羊在咩咩叫着,声音没有草木葱茏时那么爽朗,总是分神在念想如何应对入秋后时光漫长,毕竟生存是它的第一要务,雪峰山秋天的韵味,只能振奋它的精神。

弥猴桃在山湾中的高树上开始显色露香,为欣赏自己的山民努力醇熟,等待被收摘享用。松林一切安好,等候的考验。高大的杉木在山里得天独厚,依旧婆娑,没有后顾之忧。兰州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山茶满树银花,弥补自己错过的春光。蜜蜂在它的花朵中寻找自己的,聆听花语。野生红豆杉在某处峡谷中结满红艳果实,喜欢它的山雀来采撷,好撒播自己的种子,保持珍贵的血脉延续。

天池里的水,随着蓝天变得更为湛蓝,内心更为深沉;电视转播塔的身影在天幕里更为清晰。溪中灰褐色螃蟹有些发呆,正回味夏水带来的惊险考验;春天泉眼里的红螃蟹却不见身影,它们在山穴中不知忙些什么,如果是闭关自守,好像也太久了些。小鱼游走在自己的世界里,轻松自在,始终以一颗良好心态展示于游人面前,情态惹人怜,它们对游人的感觉没有感觉,也许自己快乐了,才是真正的快乐。

野菊花一束束地开在路边,黄灿得很开心,小虫子在上面吟诵小诗,或者轻吻,它一点不烦心。许多喜欢花朵的蝴蝶,不再出现,它们的精彩表演已经成为艺术展品,存放在游人的里。几只小粉蝶,生命力强劲,还能在野菊花上方随风起舞。凉风中的小草,甘心在这个季节萧萧瑟瑟,有平民壮士风范,它们为了下一代有一个的春天,一样有兽眷宠,一样点绿山野,过早凋谢了,它们一定懂得:个体生命短暂,迎来群体生生不息。

枫叶在谢世之前,仍然迎风斗霜,用柔弱的身躯不断染红心志,以铁骨柔情的形式为雪峰山森林公园的风光添上一份壮丽。鄜梁山脊,成片低矮的枫树用霜叶映画嶙峋的巨石;茶马古道,西风中不见瘦马,红叶点缀山间小路。游人流连于枫林,用镜头捕捉秋思,用心头感觉英雄山亘古的壮美。

雪峰山,山雄,托举一方人前行的图腾;景美,辉映每个人心中的前程。她,在秋天里风韵悠长,写不尽她的美妙旋律,道不完她的深厚底蕴。

谨以旧作仿词《江城子•雪峰山咏怀》权当结尾:群山苍茫擎雪峰,气如虹,惊飞鸿。万马漫卷,青岭戳天穹。虎踞楚地自横刀,牵烈日,击罡风。//绝顶奇寒锁冰封,东风动,春潮萌。装点胜地,巨匠描恢宏。俯瞰古今两神农,佑生灵,天下雄。

冬之韵

每次仰望雪峰山,都会激荡起心之波澜。每回风雪中登临雄峰,就会有一种别样的渴求得到切心的表达。

起程,才会将冰雪风光尽收眼底;登临,才会有攻坚克难后的豪情满怀。一路盘旋,一路惊情;一路探幽,一路揽胜。

半山腰上的坪山塘,是观赏冰雪美景的绝佳地。置身于此,它的静谧,它的安详,等待毎一个登山者去感受。环顾四周,雾气弥漫,氤氲着整个空间。山峦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亦真亦幻。初涉之人,往往恍然于隔世。

天然而生的瑶池,池水在微风之下,轻轻地泛起层层涟漪,起伏不惊。站在癫痫病人的寿命是多少湖边,高处不胜寒,身在其中,心就会静如止水,物我相忘。抬头望天,宇宙就在头上,天庭就在身边。

遍野雾凇仪态万方,丛生在灌木与野草之上,来不及谢去的野花,在雾凇里寻找坚强,最终在冰层覆盖之下,晶莹剔透,色彩尤为艳丽,为冰封的世界点缀点点亮色,冷艳且尊严地活出弱小生命的精彩,冷风中抖擞出特有精神。

偶尔不知何处,树上一声鸟鸣,给池边带来一缕空灵之中的生命气息。家园是鸟儿愉悦生活的,这时候它仍不忘给家园的同伴一声问候,在山谷之中飘逸起生存的意义。萧瑟的寒风,吹过山地,被冰封欺凌的山草瑟瑟作响,却无法盖过鸟对生命的问候,或者一声呼唤。

时节,仅有雾凇景观,没有大雪覆盖的雪峰山,真正意义上的雪之峰还不能显现。这时的雪峰山,只是显得有些,它把大美留给了深冬。

深冬的雪峰山,每当寒潮临境骤停之后,山地便在短时间内,处处铺满厚厚的积雪,银色茫茫,迷蒙得只有上下,只有漫天飞花。那两三处湖泊,与苍穹配合默契,蓝得深邃。蓝天与白地,构成一幅玄化的世界,没有污浊,没有喧嚣,没有斑驳。

山林树冠,找不到任何的绿或黄的痕迹,在冰层之上,铺满蓬松的白色雪花,依叶形澎胀,异样地开放或者悬挂,让人尽可能地想象眼前的画面,树树画风突变,如何得到神来之笔,巧妙绝伦。路边的竹林承受不住叶上的冰雪的考验,蓬勃向上的身躯与头颅平生首次向土地鞠躬,暂且丢掉一直向上延伸想要长上天空的欲望。临近地面,在冰雪之下,集体静思。此时,山峦也在集体静语,没有一支山涛的曲子,没有一丝昆虫的低吟。

泉水,也只是悄悄在冰层之下,或者冰柱之旁散漫,仅存雪韵悠悠。

不深的积水地,结上一层厚厚的冰皮,再裹上一层厚厚的雪纱。凡能盖上雪的地方,一块也不放过,阳光在它的身上跳跃光芒,等待再次山高水长。

而此时,山下群峰依然苍翠,溪水照流,对于风雪中的雪峰山,只是艳羡、仰望与拜读。雪峰山只有在雪花纷飞的时候,才能展示它的独特的气质,显示它无限的壮美。

考虑哪一次登临雪峰山不能如愿,那只有把每次冬天登山入梦深沉,随时随心回望。2020年的第一场雪,落在了春天,入冬后洪江大地的第一场雪,下在巍峨的雪峰山之巅,作为山下的子民,满怀纯情,肃然起敬。

雪峰山雪后风景,依然秀丽壮美;天下江山,必定依然稳固;眼前的英雄山,依然雄健;蕴藏的民族精神力量,依然深厚。

作者:杨文明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