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老天爷,您放过孩子们吧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老天爷,您放过们吧 □ 牧群

20天前,哈尔滨已经进入取暖期,拉开窗帘,到处是灰蒙蒙一片,见不到蓝天白云、金灿灿的太阳,寒风中偶见几棵枯藤老树孑孑而立,漫天的烟雾缭绕着拔地而起的高层混凝土建筑群,雾气之中星罗棋布的汽车重重叠叠,这个季节十有六七,是程度不等的雾霾天气。

高铁的神速让人刮目相看,从哈尔滨到秦皇岛只需弹指一挥间,然而,想到工业社会给生态环境、环境、意识形态带来的灾难,我没有一丝雅兴为它点赞。列车上没有心思读书,连浏览一下新闻的心境也荡然无存。

刚为料理完后事,眼前皆是临终前的母亲,她那深陷的眼窝,消瘦的面颊,苍白浮肿的皮肤,大张的嘴,头上几根稀疏的白发,骨瘦嶙峋的身子,直挺挺的, 手臂、手背全是青紫的瘢痕,那是输液留下的印记,母亲昔日健壮的双腿,如今瘦得像麻杆一样…….

妈患的是哮喘性肺炎,该用的药都用了,还遏制不住病情恶化。妈喘得厉害,气管呼噜呼噜响,有痰咳不出来,各种排痰方法都不起作用,妈憋的难受,只能靠双道输氧,维持血氧,胸腔和腹腔交替地剧烈起伏。呼吸像风箱一般嘶鸣,让人瞧着心疼。咳,世上最的事莫过于眼睁睁地看着遭受折磨,而却无能为力,无能为力……我为什么当初不学医?

我强忍住泪水,打开手机记事簿,让把这一滴滴的储存起来,日后好让更多的人分享我的。( 网:www.sanwen.net )

母亲身体一直挺硬朗,3年前一次感冒咳嗽起来,没完没了,后来住院了,呼吸科的李大夫说,这几年雾霾严重,霾里的细颗粒会携带各类病毒、细菌随呼吸潜入人体,老年人体质弱,免疫能力低,呼吸道感染的机遇非常大,毒性细颗粒进入老人的肺泡可以直接引发哮喘。

李大夫还说,雾霾中的细颗粒含有多环芳径及砷、铅、锌、铜各类重金属,细颗粒首先攻击人的鼻孔,鼻毛、鼻涕根本挡不住它。它进而攻击人的咽喉,细颗粒身体轻盈,上呼吸道纤毛每秒钟煽动20次,气管平滑肌遇刺激收缩,但对它却无能为力。

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较权威

最后,它袭击下呼吸道,这里有树枝形的支气管,在此,白细胞和淋巴细胞与细颗粒有一场混战,由此引发各种炎症。然后,细颗粒的大部队攻进肺泡,肺泡一旦被挡住,人就喘不上气来。尽管这里有呼吸道杀手锏,巨噬细胞,号称体内清道夫,专门吞噬异物,但是细颗粒人多势众,又有重金属毒素、坚固的内核,巨噬细胞很难消灭它,细胞器破裂而死,人类免疫能力骤然下降。

细颗粒不只摧残人的呼吸道,有的颗粒沿途损害呼吸道血管内膜,让血管变窄,引发血栓,高血压,它们通过肺部来到人的核心中枢,进攻心脏,造成心肌缺血,引发血栓、心梗。

我母亲是患哮喘性肺炎,也有心血管狭窄。一到雾霾天就胸闷、气短、咳嗽、气喘,有痰不易咳出。母亲在医大一院治了两年,治好了,雾霾一来又犯病,反反复复,由于长期用猛药,心脏衰弱、肝硬化、肺积液、胰腺炎、肾脏弥漫性病变,最后被折磨得皮包骨,还是离开了我们。

我下火车时,已是下午两点,秦皇岛还沉睡在雾霾之中,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高层建筑,笼罩着大街小巷,犄角旮旯,一片隔雾看花的朦胧世界,就连那此起彼伏的汽车轰鸣、喇叭尖叫,也是只闻其声,难见其形。

妻怕我着急,直到我快下火车时告诉我,儿子住院了。我不禁一阵心惊肉跳,妈呀,平时的小病不算,今年孩子这是第五次住院了,体内的药还没有代谢出去,又用新药,孩子的脏器受得了吗?我戴上口罩,马不停蹄,一口气,赶到秦市妇幼保健医院。

和往常一样,一到初季节,儿科病房就塞得满满的,走廊里,大厅里到处是加床。儿子住在二病区的大厅里,一见到我就哽咽起来,孩子本来要和我同去探望奶奶的,由于雾霾怕他生病,没能去,孩子没能见奶奶最后一面,自然十分。“,奶奶问我了吗”。我答,“奶奶你,她说让我带你去三亚疗养呢。”孩子哭着咳嗽起来,吐出几口黄痰。

孩子在输液,妻说,儿子是病毒感染,哮喘性支气管炎,血象不高,在输阿奇霉素,和抗病毒的喜炎平。管床医生是杨洁,我听了,很欣慰,妇幼医院的儿科大夫医术、医德都有口皆碑,蒋大夫、王大夫、李大夫荣升之后,杨大夫给我们看病次数最多,最了解我们,也最和蔼可亲。<江苏癫痫病去哪家医院/p>

我正给孩子擦着泪水,护士推着雾化器,来给孩子雾化。是冯菁,她笑着和我打招呼,对孩子说,“宝贝儿,怎么,想了?”“告诉阿姨吧。”我说。“奶奶,她去世了。”孩子说着又哭了。“我也很难过。”护士阿姨说,“凯文,你真是个顺孩子,不要太伤心,好吗。”

“孩子这次喘得比较厉害,一天要雾化四次,一次在半。”护士解释,“用布地奈德消炎,平喘、用可比特、沙丁胺醇扩张支气管,用盐酸氨溴索祛痰。”护士不厌其烦地解释着。我另有所思:孩子命苦,总生病,但能住上这样的好医院真是不幸中之大幸,这里的医护称为白衣,当之无愧,她们个个对孩子都十分亲切,张口闭口,叫宝贝儿,个个技术都是那么精湛,无论是多小的孩子,多细的血管,一扎一个准儿。

妻说昨晚孩子整整咳嗽了一宿,雾化结束后孩子睡着了,我劝妻挤在孩子身旁睡会儿,半夜还要雾化。

我呆呆地望着孩子幼嫩的小脸蛋,往日红润饱满,此时憔悴得惨白,那微合的双眸,那有点弯儿的眉毛,长长的眼睫毛上,留着泪花的晶莹,笔直好看的鼻子,玲珑的小嘴张得好大、好大,呼呼地喘着粗气。娇嫩的小手,手背上布满了青一块紫一块的针眼,孩子的血管细,不好扎呀。

孩子又咳嗽起来,嗓音沙哑,咽炎也很重,嗓子有咕噜,咕噜的声响,有痰。我把他的枕头又垫高了一点,用隆起的手,敲着他的后背,孩子嘴边涌出一口浓痰,还没有血丝,我暗自庆幸。刚雾化完药还没有起效,孩子的胸部和腹部还猛烈地交替地起伏。

窗外已是阑珊,雾霾中的都市灯火若隐若现,影影绰绰,像点点在夜幕中闪动的萤火虫,忽明忽暗,恍惚而迷离。雾霾这么猖獗,孩子的呼吸器官还没有发育完善,不生病才怪呢。听说市里好多小学整班的学生都患了呼吸道感染,整班放假了。

对面床的患儿叫杨睿, 9岁,是个活波可爱的男孩,听妻说患支原体肺炎,已经输液15天了,咳嗽得比我儿子还厉害,咳起来,一声猛似一声,连续不断,瘦小的身躯随着咳声一阵阵抽搐,咳到高潮,似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我又一次感到庆幸,幸亏我们孩子不是支原体肺炎。我悄悄叮嘱妻,千万别让孩子跟杨睿玩,一旦传染上,可就毁了。<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可靠吗 有知道的吗/p>

晚饭后,我在电梯旁走廊的长椅上,占了个睡觉的“床位”,可能是坐车累了,也可能是孩子不发烧了,雾化后哮喘缓解,我的斗志松懈下来,一躺下就睡着了,里我发明了一种大功率太阳能空气净化机,可24小时连续开机,过滤筛是由柚子皮粉碎的颗粒制成,纯天然、绿色、环保。还发明了装有高分子纳米颗粒滤芯的抗雾霾口罩,运用静电原理,吸附雾霾颗粒,用后可以用水冲洗。

第一个受益者当然是我儿子......

正当我得意洋洋地准备申请专利的时候,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打断了我的美梦。耳畔是一片忽高忽低的咳嗽声,为排痰,敲击后背的怦怦声,护士小姐的传呼声:2号床换液了!6号床拔针了!雾化机的嗡鸣声不绝于耳……

我这是在哪儿?母亲住院的哈医大一院呼吸科?不对!怎么没有老人那无奈、悲凉、痛苦、颤颤巍巍的呻吟?不对,老人的咳嗽没有这么清脆响亮,短促有力。突然传来一阵婴儿扎头皮针的尖叫声,随后是妈妈哄孩子的喃喃细语。啊!我是在妇幼医院儿科病房。

我醒了,急忙到儿子的病床边查看,母女二人睡着了,雾化后儿子的呼吸通畅多了。回到走廊的躺椅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儿子一年病十多次,长期用抗生素,后果让人不寒而栗。我摸出手机,再探究一下雾霾的成因。

其实,原因很简单,雾霾是空气污染造成的。污染源呢?一、来自工业生产,取暖等,大量地燃烧煤碳,全国每年燃煤36亿吨,燃煤量占67%,发达国家只有10%。不幸的是,我们所在的华北地区年燃煤4亿吨。二、汽车尾气排放,近十年增加了一亿台汽车,北京人44%开车上班,(东京人6%开车上班),汽油质量标准低。大城市每天都有4百辆以上新车上牌。三、建筑工地扬尘,我国实体经济只有25%,房地产经济占75%,大量拆迁,大搞基建,牵动冶金,水泥等污染大的重工业。

雾霾有政治、经济、方面的动因:急功近利,缺乏远见卓识。对“可持续发展”置之不理,只想拉动GDP,只想创造奇迹,结果欲速则不达。尽管“GDP至上”的思想,屡遭口诛笔伐,中央再三强调不要搞带污染的、带血的GDP,要科学发展,地方政府依然我行我素,追求所治疗癫痫病大概要花多少钱谓经济发展。

涸泽而渔,拔苗助长,杀鸡取卵是可悲的,反思一下,多少人为名利、地位、金钱,为了一夜暴富、一夜飞黄腾达,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靠牺牲百姓的健康、福祉、糟蹋生态环境,个人私欲,其骨子里是追求骄奢淫逸。

看到这里,我的手机也没电了,可还是没有睡意。我又胡思乱想起来。

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最珍贵的礼物,数万年来世界万物都在这片蓝天下自由的繁衍生息。大自然是一位善良的,同时也是一位冷酷的暴君,如果我们不敬畏它,大自然将会让人类付出惨痛的代价。

今天,我要跪下来祈求它:老天爷,您收手吧。我们已经受尽天罚,我们有70%的人已经处于“亚健康”状态。我们已是肺癌、肝癌、胃癌、食道癌……的大国,我国已经多处“惊现癌症村”……老天爷,您睁开眼睛,看看我们的老人,看看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他们在遭受着怎样的摧残、折磨!千错万错,孩子们没有错呀!您放过他们吧!您就此罢手吧!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孩子是世界的未来,不久的将来,孩子要站在世界的政治、经济舞台上与世界列强竞争,他们最基本的需求是健康的体魄。但是凭现在生态环境我们给不了他们。如此下去,将来他们必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在国际社会,一个国家的声誉,与一个国家的生态形象、国民素质和人民的指数息息相关。我们期待像一头雄狮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80年前有人给我们戴上“东亚病夫”的帽子,经过数十年的努力我们摘掉了它。今天似乎有人重新给我们戴上了这顶帽子,我们能饶恕他们吗?

想到这里,我已睡意朦胧,入睡之前,我想提醒那些一意孤行的腐败分子们。我知道你们把自己的孩子都送到国外去上学了,多数都办了移民,狡兔三窟吗,你们可以见事不妙,一走了之。但是,为人一世,虽不能流芳千古,也不要遗臭万年吧?你们想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吗?我劝你们悬崖勒马,痛改前非,将功折罪,从此踏踏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对得起生你养你的这块土地,对得起江东父老、列祖列宗,对得起良心。否则将永远背负千古骂名。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