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释迦牟尼猜想》之二 —— 缘起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滴答文学网 -[收藏本文]

当乔达摩·悉达多被尊为释迦牟尼的时候,已经是他在菩提树下悟道之后了。其时他已然成就一切种智,得大神通,为天人师,于世独尊。这似乎在他的俗名中早有预见,乔达摩·悉达多,意即“一切义成就者”。

乔达摩·悉达多是迦毗罗卫国的太子,现今流行个词叫做“富二代”的,他应该算“富N代”,是世袭的贵族,就像英国的威廉王子一样。倘使不出家,他一定是个白马王子。因为他刚出生,就“貌如满月,脸若星辰,福慧具足,宝相庄严,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然而也就是这样的相好,使他做不成白马王子,因为就有个叫做阿私陀的仙人断言:悉达多的三十二相相相分明,部位端正,将来一定不会五欲,贪享富贵,而是舍弃王位,出家修行,最终必会成为彻悟求得最高真理的佛陀。

“世间也只有他才能使愚痴众生消除烦恼翳障,他将用般若的智慧渡众生于不入生死境界的彼岸。他是大智者,也是大觉者。”这是阿私陀的仙人的结语。

是的,释迦牟尼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大智大觉者。但这一切的缘起又是怎样的呢?

佛讲因缘,诸法因缘和合而生;我先前只知因果,以为一个因造就一个果。譬如种瓜得瓜,种瓜是因得瓜是果,却不知倘使少去诸多种缘,种瓜未必就能得瓜,种豆也未必能得豆。这些诸多种缘,有合宜的气候、适当的肥沃、种者的照顾等等。我先前设想因果,也有一个譬喻,是不识水性者跌到河里淹死了,这“淹死了”自然是果,但因呢?我先就想到“从河岸跌下去”,但“不会游泳”也是一个原因,还有“河水过深”也是,倘使河水不深,或许也不能致死。此外,还有别他种种,诸如“刚好没人呼和浩特治疗癫痫医院在哪救援”、“刚好以一种易于致死的姿势跌落”,等等等等……

如此,我许久没有想通这因果的问题,但终于有一天看到佛陀的因缘和合,于是恍然大悟。这世间万事就如无量大网的丝线,各各的联络纠缠,每一个事件可以为因,可以为缘,也可以为果。一个主要的或直接的因,加上一些次要或间接的缘,就造成各各事件的起灭。所谓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者是也。( 网:www.sanwen.net )

我所说的“缘起”,是“因缘生起”的简略,但我其实想要看一看这“主因”。那么,这“主因”是哪一个呢?一般的可能先就要想到悉达多的诞生,这当然是往后一切行果的因,但十二因缘是把生与死相接的,生是死的直因。而我所要找见的主要是法的“缘起”,所以就不必细说佛陀的怎样诞生,佛母的怎样白象得孕,以及太子当降生时的各样吉祥瑞相。更不必说佛陀在降生之前实为一生补处菩萨,住于兜率天,号“白幢天子”的世诸因缘。

但其实说说也无妨的,权当看看传奇好了。当然,这些都是神化了的事状,未必有人真信的。

传说:佛陀在降生之前实为一生补处菩萨,于兜率天说法,号“白幢天子”,后因诸佛以天乐等各种庄严,劝请佛陀:如过去燃灯佛所授记,贤劫千佛之第四尊佛——释迦牟尼佛,您降生世间、说法度众、示现成佛的时机已到,请您以过去生于燃灯佛前,所立之誓愿,于兜率天说法十二年后,降生于世间,转大法轮,利益无数有情众生。以诸佛殷切之劝请,佛陀遂生起降生世间、说手术治疗癫痫的风险有多大法度众之坚定心念。

白幢天子观种姓、氏族、时、地、等五相后,决定降生于中土迦毗罗卫国,净饭王之王族,于是化乘六牙白象,象口含白色莲花,入住迦毗罗卫国王后摩耶夫人之母胎。摩耶夫人梦六牙白象入住母胎后,即怀有身孕。

而当佛陀降生之时,天地大放光明,百花竞艳,众齐鸣,一派安乐祥和之气。无忧树下忽生七宝莲花,大如车轮,太子从母右胁降下,落于七宝莲花台。而太子不需旁人扶持,突然站起,右手指天,左手指地,周行七步,开口作狮子吼,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接着四大天王以彩缯围裹太子身体,天帝落下各色名贵香草花,释提桓因手扶宝盖,大梵天王手持白色拂尘侍立左右,难陀龙王、优波难陀龙王在虚空中喷出清净香水,一温一凉,灌洗太子。

传奇看罢,言归正传。

因为我所要求的是佛陀“得法”的“缘起”,最直接的,应该就是佛陀的求法之心念了。但是佛陀身为太子,享尽富贵荣华,何以要去求法?这就是因为看见“苦”了。

什么是苦?

比较正统的说法当然就是太子出四门,而分别遇见老、病、死、沙门。也就是因为太子是看的“老病死”才觉到苦的,并且此后生出大苦恼,于是上天示现一修道沙门,教其出家精勤修持,以摆脱“老病死”之苦。

我不知道别人怎样,总之我看到这里是很有些不能理解的。“老病死”自然是苦的,但我们几乎不想到,我们一般所想的是怎样摆脱求生存的困苦。我们时时关注的,是我们怎样谋生,怎样赚钱,怎样能少些求生存的恼苦而多些欢乐,怎样能摆脱劳作中的苦累而长时得到休息的兰州治癫痫病那个医院好快意,怎样能摆脱别人压迫奴役的害苦而得到自由的。总之,我们一般更多的看到于社会之中的苦,而更少看到自然界给我们的自然规律的苦,因为这是不可改变的。

老对于我们不算怎样的大苦,老无所依、老无所养才是大苦;病对于我们也不算大苦,有病无处医或有病无钱医才是大苦;死对于我们仍然不是大苦,死不得其所、横死、冤死、惨死才是大苦。

既如此,何以太子偏要在看到“老病死”才觉到大苦?或许,这只是后来佛家弟子的编撰,只是以这“老病死”为苦的代表。

印顺法师所著的《佛法概论》中有言:“依『中阿含』『柔软经』说:释尊到野外去游散,看了田间的农人,看了农作的情形,不觉引起无限的感慨。因不忍贫农的饥渴劳瘠,又不得不继续;不忍众生的自相残杀,不忍老死的逼迫。这种种世间大苦的感觉,是深切的经验,是将的与众生的痛苦打成一片,见众生的痛苦而想到自己的痛苦。释尊经此,不满传统的婆罗门教与政治。自悯悯人,于是不忍再受王宫的福乐,为了探发解脱自我与众生苦迫的大道,决意摆脱一切去出家。”

印顺法师是高僧大德,被誉为“佛国瑰宝,法门巨将”、“玄奘以来第一人”。他的话,当然很可信的。这样看来,佛陀也是看见住世间的种种苦,而并非是只想摆脱生老病死而超然世外的人。甚至他跟鲁迅孔子他们差不多,也是看见人间大悲苦,于是就想以己之力来做些改变,以使天下人们得到快乐。

照着印顺法师的说法,是可以作如是观的,但此后佛陀所宣讲的法,又多是消除自身“业障”、消灭“贪嗔痴”三毒的,倒是极少在意俗世的种种苦辛,即便在意,那消癫痫治疗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灭法也不过是“不”。他的总括的四圣谛法,是苦、集、灭、道。苦,就要知道是世间一切皆苦;集是一切烦恼之因的集聚,应当断灭;灭是涅槃之寂灭,是应当证得的;道是觉悟之道,应当修习。

这根本法就显示着佛陀的解脱法门在于知道世间之苦聚与苦因聚,之后来断灭这苦因也即“无明”、“生死”,由此证得涅槃寂静。这应该就是“出世间”法了。

但我以为佛陀得到解脱法太究竟,把生死都断灭了。我由此而猜想,他开始所因是而感得苦的确就是那“老病死”,而不是我等俗人生活中的种种苦恼,因了这视点的高,所得的道法也是如此高。觉出了“老病死”的苦,就只有断灭生死才可以解脱,在俗世之中,是断不能寻出解脱法的。

至于佛陀何以会有这么高的视点,跟他的太子身份,以及古印度时期的修道思想分不开的。悉达多身为太子,享尽富贵荣华,从来衣食无忧,自然不会有我辈的生活之苦。我辈涉世即要为生存拼搏,自然也无暇顾及那些“老病死”的“终极的苦”。所以悉达多只有“老病死”的苦,而少有生活之中的苦,为了解脱自己本身的苦,他于是出家去修道,此后的种种果报,那是后话。

当然,这些也全都是猜想,或者悉达多从来就是既觉到每个人都有的“老病死”之苦,也觉到每个人各不同的生活的种种苦,但他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在当时普遍的“因果报应”、“六道轮回”的世界观之下,他的选择涅槃来超脱“六道轮回”,并以此来找到最究竟的离苦之法,似乎也是必然的。

肖复

7月27日

首发散文网: